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隔壁淫妇帮老公带绿帽
级别: 圣骑士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713
金幣: 24 個
威望: 718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5305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7-01

隔壁淫妇帮老公带绿帽

 隔壁淫妇帮老公带绿帽




    前不久,隔壁搬来一对白领夫妻,男的是博士,在科研单位做主任,女的是外资企业办公室经理,两人都在三十五上下,却混得挺好,进出都开宝马车,所以小区里的居民几乎都认识他们。
    毕竟住在同一楼面,时间长了,我也对门前的新邻居有所了解,其实他们结婚已经将近6,7年了,男的叫顾俊,36岁,事业心非常强,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国考察,对老婆也是关爱倍加,怕老婆一人在家寂寞,每次出去,时间长的,都会特地请异性朋友来家陪伴她住几天,回来的时候不是金链子就是LV包包,CD香水,绝对是个好男人模范,弄得整楼的女性朋友对她老婆个个妒忌在心。
    女的叫张丽莉,比老公刚好小2岁,在老公的加倍呵护下,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刚出头的样子,说来也正常能找到如此出色的男人,当然离不开那张公认的美女脸,号称有点像巨星萧墙,皮肤很白,还留着一头被染成偏红的卷发,每次和她对面相遇,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不仅如此,其实对我来说,最觉得势不可挡还是她的身材。这女人,算不上胖,却是属于丰盈肉感的那种,特别是她的胸,大得穿什么衣服都掩不住那条深深的乳沟,走路时总会轻微颤抖,而且她还略有小腹,绝对有女人味道,骨盆较宽,屁股又圆又翘,有事没事,总爱穿那种又短又包的裙子或者是那种很贴身的裤子,所以每次相遇,我总会不经意地去瞄她身体一眼。这样的身材,黄种人里可绝对是不多见的。
    说来也怪,结婚都好几年了,还是两个人,听说是女的爱玩,在家里待不了,所以才没生,不过也是,男人也不能对女人太好,虽说是个白领,每次老公不在,不到半夜,家里总是没人。有几次我还看到她在阳台上抽烟(我家和他们家的阳台是并排连着的就隔着排栏杆)
    更夸张的是这女人很喜欢交异性朋友,老公一不在,就频频把一些陌生男人带回来作客,有时一个,有时几个,难怪顾俊要请朋友来陪她,原来是怕出事。
    话说大奶子大屁股的漂亮女人容易红杏出墙,这话还是被证实了。本来我只认为她是个性格开朗,广交朋友,爱显露的女人,可自从那天以后,我对她又有了新的认识。
    那天我吃了夜宵,点了支烟,刚拉开落地窗,想到阳台上抽一把,就听到了一阵很浪的女人叫声。
    “啊……啊……啊………………”
    还时时地夹出“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
    我分明还记得他老公今天早上提着公文包去了机场,航班好像是美国,何况前面的脚步声……我脑子里马上闪电般地产生一个念头,不会是她……
    对!前面门外那阵混杂的脚步声我们这个楼面就消失了,而且听来大多都是男人皮鞋的,她肯定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我马上冲到阳台*,果然那些不堪入耳的浪吟是她们家里漫延出来的。
    “噢!噢!噢!……啊………………¥$—*%……噢噢噢”真是淫荡至极。同时听到那里面还夹杂着“啪啪啪”的巴掌声。
    虽然我听不太清楚那女人在喊些什么,但是我肯定这的确是张丽莉的声音,风骚入骨,听着,我鸡巴本能地刷地一下硬了。
    我立刻决定爬过去看看,尽管我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爱管闲事,可那时,却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动力。我顾不上危险,毫不犹豫翻过栏杆来到她家的阳台上,更没有一点被发现的后顾之忧。显然没被觉察到,屋里激烈地战争仍然在继续。
    “啊啊啊!……胀死了,¥$—*%……啊啊啊……”
    真是受不了,声音竟然那么大,我更加确定正在搞她的肯定不是顾俊,他绝对没那么厉害的,看来这女人真是淫得无药可救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得越清楚,我越想看看里面    的场面,光凭那声音就已经让我有点受不了了。
    我像特工一样慢慢的附下身子,强烈的好奇促使我不顾一切地爬到了她家客厅拉门前。
    我从窗帘的缝隙当中往里一看,说实在的,就那一刻,我被震撼了,说得更加切当一点,我是让里面的火爆的场面给看傻了。
    客厅里灯火辉煌,顾俊果然不在家,而张丽莉下面居然一丝不挂,正光着屁股,而且竟同时和两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在沙发上做爱。直到现在,那一幕常常还会清晰地徘徊在我的印象里:张丽莉是背对着阳台的,火辣性感的大屁股正好对着我的脸,说真的像她这种类型的女人穿裤子已经很让人冲动了,而那时居然是完全光着屁股,反而穿了一双乌黑的鸡皮高跟马靴,把那只暴着光的屁股反得更白更肥,看了一下子就不消了,更何况屄和屁眼里还一上一下同时各塞着猛进猛出的两根火辣辣的鸡巴,特别屁眼里的那根,又长又粗,每次进去要插到蛋碰到屁股才罢休,我毕竟是男人,真想冲进去一起搞她,又迫切希望她老公或是其他什么人能立刻破门而入,看她会有多尴尬。
    下面那个虽然动起来不方便,索性鸡巴全塞在了她屄里,时不时地抽打她屁股,沙发上到处淫水流淌,污浊不堪。
    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的肚子里怎么能塞那么多东西,看了真是让人难受,这女人不仅骚,占有欲还那么强,一偷就是两个,难怪小腹会那么凸,看来是长期被干出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张丽莉没有那么宽的骨盆,那么粗又长的两根大鸡巴怎么能这样塞进去,看来老公一个人是满足不了她的欲望。
    厅里的灯很亮,照得这骚女人的屁股显得更白更丰实,连被抽的掌印还留在上面,尽管穿着裤子看上去,已经够丰满诱人了,在这种姿态下,那肥臀看上去更是肉感无比,热辣撩人,根本无法用文字来形容这种性感的程度,更不用说被两根大肉棒插得屄水漫溢,火辣的场面真是让人吃不消。
    我毕竟也是个壮年男子,怎么会受得了如此视觉冲击,顿时感到自己血液沸腾“啊……国良……不要……啊……太深了呀!……你要插爆人家啊……啊啊噢……”
    “……我就是要插爆掉你!哈哈!阿王……你现在在她下面,也尝试下被彪得一塌糊涂的感觉吧!”
    插屁眼的男人叫国良,下面插屄的那位自然就是阿王了,真不知道这两个混蛋和张丽莉是什么关系,竟然能愿意一起和她做爱。
    我实在难忍,那么好的机会,索性掏出硬铁般的鸡巴,边看边拉,为了听得更清楚,将那两扇门,往旁边略微拉开了点。
    瞬间,一股腥臭味冲鼻而来,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隔着窗的地板上竟然隔着一块占满了黄褐色的护垫,上面的东西还是湿漉漉的,看来是刚从裤子上撕下来,扔过来的,这种东西居然会乱丢,绝对可以想象他们的饥渴样子。
    “啊啊啊……”张丽莉尽管被插的很惨,叫声依然很嗲。
    “啊…… 胀死人家了呀……啊啊啊……”
    “啪……”阿王对着她屁股上又是一击“喔……做啥啦……”
    阿王:“昨天晚上……我……我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啊?”
    “昨天……啊啊啊……人……人家老……老公在……呀!”
    国良:“……哈哈……人家在插屄……怎么会接你的电话?!”
    “ 啊……没有……啊啊啊……不要瞎说呀……我那男人……啊……我那男人每次不到5分钟就泄了……人家一点感觉也没有……喔呀……啊啊啊……哪像你们……啊……啊……弄得人家那……那么……啊啊啊……”
    不等张丽莉说完,阿王似乎听了兴奋了,迎屄往上猛顶了几下,搞得她话也说不下去了。顿时,只见更多的爱液涌出骚妇屄口,顺着阿王肉棒壁上,流到那两只饱满的睾丸上,那周围的毛也被闷了一大片。
    阿王:“骚屄!反映那么大啊?!……看来没几个男人一起搞,还真弄不爽你啊!……你屁股那么大,怎么和他那么多年了,连个屁也没有啊?”说着,他动作相对来说小了点。这家伙,趁人家男人不在,弄得那骚妇如此狼狈,还问得出这样的问题。
    “啊……笨啊!……有……有了小孩……还能让你们……这样……玩啊……噢噢噢……”
    国良:“你也真是的……人家生不生管你什么事啊!……人家男人还没发话来!……”说着对着张丽莉右边已经通红的屁股又是一掌上去。
    “啪……”清脆的巴掌声立刻回档在整个客厅里,很刺耳,听得我拉得更快了,说实在,眼前的东西太下流了。
    “啊!………………我喜欢死你们了!……噢……爱死你们了……噢……啊……人家……好……好像快要……到了!”
    张丽莉话越来越骚,我真后悔没带个手机过来。
    “本……本来……啊……他……他还叫个女的来 ……来陪我的……啊……还好她没空……要么……啊啊啊……”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在那样的攻势下,越说越困难了。老手就是老手,国良看她语无伦次,便速度猛增,幅度也变大,我看他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发挥到了肚子上,有点拼命的感觉,插得自己的睾丸甩在张丽莉的屁股肉峰发出很响的“哱哱……”的碰撞声。
    本来张丽莉屁股还在摆动,这样一来,一下子停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王:“噢……你那么狠……干什么……噢哟……我的鸡巴也被你弄得疼来……噢……”
    阿王边说边将半直的双腿缩起,看来他痛了。
    “要……啊啊啊啊啊……爆……掉……了呀……啊啊啊……”
    我看不到张丽莉的脸,说真的,真想跑过去看看她那时候的表情是多尴尬的。
    国良:“……那……你在干什么拉?……一起呀……没看到她不行啦?……”
    国良自己说话有点吃力了。
    阿王:“下作呸!……噢噢噢……你想插绑掉她啊……下面已经很湿来……”
    阿王也不是老实人,言行全然相反,刚说着,肚子又向上面顶了,比前面还猛。
    “啊!…………………………………………………………”
    就在他只顶了三下后,叫声还在延续,张丽莉连忙拉出屄中的鸡巴,一串屄汁竟然是彪射出来, “嗞……”一声,全喷到了沙发上。
    绝对让我大开眼界,这样的高潮太猛了,一般的女人还达不到这样澎湃的效果的,而且她不等爱液泄完,赶忙往后一挺,拔出屁眼里国良的肉棒就跨到了地板上,我看得很清楚,很多白呼呼的东西陆续从那只还张着嘴的屄里涌出,顺子大腿壁上留了下来,有的直接地落到了地板上,那地板是胡桃色的,上面有水看得很清楚。
    原来张丽莉那么急,是为了抽几张坐几上的卫生纸擦抹屁股和大腿,实在太多了,弄得她手忙脚乱,我看到她的脸,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尴尬的样子。也就在她弯腰,翘臀,清理屁股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又充血了,因为我正视到了她那对豪乳,真是雄伟无比,硕大的两只坚挺的肥奶挂在胸前,毫无遮盖,故意卡在束身衣外面,随着身体摆动,一抖一抖的,那样子淫荡得无法言语,而且乳晕还特别大,颜色深得发黑,奶头已经呈柱形,显然是天天让男人咬出来的,这女人要么不生孩子,生得话,奶肯定特多我实在忍不住了,精液直冲云霄,那对裸露的好奶是我高潮的催化剂,这女人如果不带E罩,是绝对围不住的,话反过来说,这也算是她红杏出墙的资本吧。
    偷窥了那么久,才看到了她正面,张丽莉果然骚不可及,在家里插屄,还浓妆艳抹,连假睫毛也戴着,脸上的粉底已经不太匀称,显然前面已经和那两个混蛋亲热过了,最夸张的是她脖子里居然还围着条粉色的丝巾,出了那么多水,小腹还那么饱满,雪白的肚皮和下面一簇浓密的屄毛形成高对比,虽说我刚射过精,但看到这样的张丽莉站在面前,软掉的阴茎又开始硬了。
    国良和阿王虽然没有和她一起高潮,不过好像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各自点了支烟避开沙发上的屄液,坐了下来。
    国良:“怎么会那么多!?我还以为她尿出来了呢。”
    阿王:“什么尿啊?你有见过乳色的尿吗?你见过女人这样高潮吗?”
    国良:“真服了她了,你看地板上还有那么多!”
    “什么啊?! 你们也太那个了吧!把人家弄得那么难看!”
    我发现张丽莉话里有点责怪的口气,不过她样子很羞涩。
    “还坐着干什么,看!把人家屋子弄得什么样子!……快!帮忙把沙发弄干净呀!……快点呀……”
    阿王:“急什么?你这沙发是真皮的,等下一起擦好来,你到了,我们还没解决来!”
    “两位大哥,别搞好伐!时间长了,味道都上去来。”
    听到这,我差点笑出来,这骚妇真是荡得没话说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如此污秽的行为会让一个邻居看得那么彻底。我那时真想顾俊会破门而入,嘿嘿!那样才够精彩。
    阿王:“丽莉啊!你天天都用护垫吗?”
    “有几天不用的。”
    阿王:“嗯?……”
    国良:“白痴啊!那几天用卫生巾呀!你真蠢哦!”
    “你好坏哦!国良,连这个也知道!”
    国良:“像你这样,索性天天用卫生巾算了!你看你那张东西饱和的不能再饱和了”
    阿王:“哈哈!”
    “神经病啊!拿人家开这种玩笑!你老婆怎么不天天用的啊? ……那张垫子上面那面的东西都是你们刚才进门后一起吻人家的时候,才流出来的呀!还好意思说人家来!”
    阿王:“丽莉别生气呀!她老婆那有你那么淫啊!我老婆算得骚了,根本及不上你一条边呢”
    原来那两家伙也是有家庭的男人,竟然背着别人老公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国良:“你怎么会那么了解我的老婆啊?说怎么回事?! 哈哈!”
    “好了!好了!不擦了!不洗个澡,弄不干净的,你们接下来要怎么弄?快!我下面又痒了!等下一起洗算了”
    张丽莉擦得有点不耐烦,一把将手中的卫生纸扔进了旁边的桶里。
    国良立刻灭掉手里的烟,起身就走向她,边还回头对阿王说:“哥们,你在休息会,小弟先去帮帮她!”
    阿王那副贼样始终如一,看国良那么急,他也正好坐坐小板凳,他用叮嘱的口气说:“别太猛了!我怕轮到我了,她已经吃不消了。”
    国良:“嘿嘿!那就不管保证了。”说罢,停在张丽莉胸前,两人一拥而抱,像情人一般马上就热吻起来。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