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兄弟劫之虐待我哥
级别: 骑士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518
金幣: 126 個
威望: 513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4330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7-12

兄弟劫之虐待我哥






                  [749] 兄弟劫之虐待我哥 












                        原因
                        那个笨蛋白痴老哥看我手受伤不帮我打文也就算了,居然给我喝的酩酊大醉,不过是去参加一个同学会有必要去拼酒拼的要让别人送回来吗?还吐的我房间一地,可恶,一定要受惩罚,写于怒发冲冠的凌晨.
                        这次不好好恶整他一番,我这猫霸王的称号就让给他。接《兄弟劫》,上次猫手下留情,让他做了一次攻,哼,这次SM死他!




                        1~
                        中午,吕晓勇睁开眼睛,醉宿的他头涨的快要爆炸了,好难受……
                        “恩……”轻微的呻吟声中带着魅惑至极的色情欲望
                        是自己的声音吗?吕晓勇捂着嘴,自己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的?
                        “唔……”又是一声,轻微的媚喘声。
                        等等……现在自己捂着嘴怎么还会有声音呢?望下一看……!!!!!!
                        吕晓勇看着身下人儿雪白暗雅,线条优美的背,和那上面斑斑点点的咬痕及吻痕……一滴冷汗自额头滑落……再看看身下人儿紧蹙的绝美小脸……全身发寒……一下子所有记忆通通回笼,自己昨天借着发酒疯强暴了发高烧的小暴君吕晓昂!
                        赶快逃……自己要是不逃的话那绝对会被昂给分尸的。
                        想起这小爆君恶毒的整人手段,吕晓勇更是汗如雨下,一定要走,说走就走,他爬起,可是身下被一阵缩紧,唔……好舒服……等等,这种感觉是……一看之下他狠不得一头撞死……他的分身还留在小暴君的体内……而且正在越发涨大……5555难道真被这个小暴君说对了,自己是个变态?要不在自己的弟弟体内,他怎么觉得舒服?
                        慢慢退开抽出那沾着白色精液和红色血丝的分身,看着小暴君的后庭像一张小嘴一样吐出丝丝混着血红的白液及自己的硕大,吕晓勇心一荡……好诱人,好想冲刺一翻!
                        “恩……”沉睡中的吕晓昂不仅发出一声呻吟,那声音可以说是妩媚惑人,经过一夜疯狂的作爱,他的身体处于敏感状态(就算是在无意识的睡眠中)
                        这声呻吟又让吕晓勇流下冷汗,该死的,这小暴君的小嘴里不是只会吐出恶毒的语言和讽刺的笑声加上高傲自大的冷哼吗?怎么会发出现在这种该死的诱人的呻吟的!
                        发现还留在小暴君体内一半的分身又开始涨大了,吕晓勇咬着牙,费了好大的劲才没有再一次冲入吕晓昂的体内欢爱一番。
                        他一点一点的直到分身完全退出吕晓昂的身体,那个发红的小穴糜烂的合起,周围的血丝无言的控诉着它曾遭到非人的对待。
                        不由的吕晓勇一阵心疼,就算小暴君再这么讨人厌,他也只是一个16岁的少年,而且小暴君现在看上去好小……那张苍白却依旧美的不像话的小脸……那纤细的腰枝……小小挺翘的臀……沾着血丝的修长迷人大腿……精致的脚裸……
                        看着看着,吕晓勇不禁缓缓低下头……就在他的唇要触碰到吕晓昂的脸时
                        “吕晓勇我要宰了你喂狗!”小人儿冷冷吐出这句话
                        呃~~~~吕晓勇僵在那里,小暴君睡着了还不忘要杀自己,那等他真正醒来~~自己还有命吗?
                        跳下床,吕晓勇捡起一地衣服飞快穿上的离开房间……
                        2~
                        什么叫做美男子,美男子就是要一张俊美无涛的脸,挺硕修长的身材,和迷人高贵典雅的气质。
                        吕晓勇端着一杯红酒坐在宴会厅的角落,俊美的脸上是愁云密布。
                        “唉~~~”轻轻叹气,他微蹙眉头。那忧郁的神情惹的周围的女士小姐们万般心疼,是什么事让她们的宠儿,社交界的贵公子如此烦恼。
                        “小勇,你搞什么啊,躲在角落!”徐以君走上前,一脸大惊小怪“天要下红雨了,你这个花花公子居然放弃这么好的泡妞机会。”
                        “以君~~~唉……”吕晓勇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叹气。
                        “怎么了啊?你这小子是不是对哪一位不能出手的美人动手了啊?”徐以君好奇在他的身边坐下“是不是那个陈议员的小老婆,上次那女人给你抛魅眼~~~还是那个王总裁的刁蛮女儿~~~是哪一个啊?”
                        如果只看长相,那小暴君的确是称的上绝色美人了,但他可是比以君说的女人恐怖多了。
                        “唉~~~”不知道那小暴君那里的伤好了没有,那次可以流了很多血~~~~
                        “看你这副死样子我一定说对了!”徐以君拍拍他的肩“是她们先诱惑你的还是你去色诱她们的?”
                        那发烧的病态柔弱样,那雪白的身体,那瞪人中无形含魅的娇态……自己控制不住的绑起了他……撕开了他的睡袍……5555555555555……“我用强的”5555555555555555
                        “咳咳咳……”徐以君差点被自己的一口气给呛死“你……强的……开玩笑吧!”
                        “我死定了”晓昂绝对会宰了他
                        “天呐,是哪个女人那么荣幸被你强来?”居然有女人无视小勇的男性魅力,了不起啊~~
                        “晓昂”
                        “原来是晓昂啊,他……晓昂!”徐以君跳了起来“你疯了啊!”
                        “我喝醉了~~~~”55555555555555555
                        “小勇,你安息吧。初一十五我会记得烧点纸钱你的。”这下非死不可了
                        “唉~~~~~”
                        “你什么人不那个,偏偏是晓昂~~~~恩,你慢慢叹气吧……我先走了。”说完徐以君逃命般的离去
                        至于他为什么突然逃的那么快~~~~原因就是带着大批黑色系服饰出现的美少年——吕晓昂!
                        吕晓勇看着一出现就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弟弟,冷汗直冒,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自己还是被找到了,这下死定了,不知道自己会是怎么个死法……
                        吕晓昂的黑色星眸在周围扫了一下,最后落在吕晓勇身上笑了……
                        3~
                        爱情旅馆床上
                        吕晓勇看着做在一边沙发上品尝美酒优雅无比的弟弟,说实话,小暴君喝酒的样子漂亮的没话说,雪白的小手握着装满红色液体的高脚杯,白与红,美的让人想去舔他那柔柔的小掌(不过,下一秒,这双小手就会立刻扭断那人的脖子,小暴君对敢冒犯他的人一向不留情面杀无赦的)。
                        “我亲爱的哥哥,你知道你这次做错了什么吗?”小暴君的声音也好听的没话说,记得那天他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样子……那悲鸣的底吟,那欢愉的上扬音调~~~~
                        “到现在还心不在焉~~”吕晓昂见他没听自己说话,站起,走到床边,握着酒杯的手一翻“哗”一杯红酒倒在了吕晓勇俊脸上。
                        “昂,你~~~”吕晓勇由于双手被举过头顶的绑在床头上,根本闪躲不开,只能被浇个正着。
                        “我什么?”吕晓昂放下酒杯摸上吕晓勇的脸“你知道你该接受什么处罚吗,我亲爱的哥哥?”
                        “最多你杀了我”自己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
                        “呵呵,本来是的,但这样太便宜你了……哥哥,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呵呵,那天你做的我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俯下身,伸出嫣红的小舌,吕晓昂轻舔他的俊脸
                        呃~~~~不会吧~~吕晓勇僵在那里~~~小暴君说什么?
                        “又心不在焉了~~”吕晓昂一皱好看的眉头,狠狠一口咬上他的唇。
                        “唔~~”吃痛的低吟,吕晓勇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樱色的唇瓣沾着殷红血迹,加上妖艳的笑容,吕晓勇看的心一荡,小暴君还真是该死的漂亮!
                        “哥哥,马上你就知道什么叫十倍百倍的还回来~~~~”舔掉唇角的血迹,吕晓昂眯起黑色深邃的眸,从口袋里拿起一个透明盛满兰色液体的小瓶打开,一口喝到嘴里,接着一手捏开吕晓勇的嘴袭上去……
                        “咳咳……你给我喝了什么?”古怪的液体进肚,凡是液体滑过的地方开始发热接着发凉再发热…
                        “最新的春药,给大象用来交配用的。”笑的仿若恶魔般,吕晓昂美丽的小脸布满邪气。
                        4~
                        大象!交配!
                        “你!”吕晓勇听的差点昏过去,他居然给自己下给大象用的药量!
                        “有可能会做到死哦~~这样的死法是不是很美妙呢,我亲爱的好色大哥?”修长的手指滑过他的唇,吕晓昂再放到自己的唇边舔舐,粉红的小舌舔着修长的手指,诱惑性的一幕。
                        吕晓勇只觉自己全身发热,口干舌燥,小腹中有一股热浪冲至四肢百骸。
                        “那我们就开始了”从床角拎出一只箱子,吕晓昂打开,里面是一套SM用具“我们先玩哪个呢?”
                        “啧啧,还真难挑~~~不如你来选啊,你想先玩哪个?”吕晓昂笑问
                        “不要”吕晓勇摇头
                        “不要?哼呵”脸色一变,吕晓昂甩手一个巴掌“你也会说不要,我说不要的时候你停下来没有?那时我就说过我会报仇的,在你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你就该知道会有今天!”
                        “昂,我喝醉了……”右颊生疼,吕晓勇知道过一会一定会肿
                        一把抓起他的头发,吕晓昂的美眸中闪过一死阴冷“醉了?那你就更该死了!”
                        “昂,如果你想杀我,我不会反抗的。”
                        “呵呵,好伟大啊”讽刺的笑了,吕晓昂的脸又恢复一贯的优雅“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煞风景的话”
                        低下头,吕晓昂解开了他的衬衫,看着他胸前的乳珠,启唇含住,舌尖轻挑……
                        “唔…”因为药效,吕晓勇全身敏感无比
                        “这么有感觉?”吕晓昂笑,一手滑到他下身覆盖住那挺起的一块“你的身体还真淫荡,我只不过是舔你的乳头,你就……呵呵……你那里像女人一样敏感!”
                        “如果你也喝了给大象交配的药……”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他的身体现在处于亢奋状态。
                        “我喝了”笑的危险,吕晓昂跨坐在他身上“你感觉得到吗?我这里和你一样”
                        两人的昂扬隔着布料触碰,火热的告诉对方自己的欲望的强烈……吕晓勇倒抽了一口气“昂,你才是疯子!”
                        “哈哈,我是疯子,我承认。”吕晓昂一边解开他的皮带拉下他的裤子拉链一边低下头去吻他的身体
                        “我以前从不知道我们之间还有这种玩法,谢谢你告诉了我。”在吕晓勇练的健美的胸膛上洒下碎吻后吕晓昂对着一颗已自行挺立的左乳张口一咬。
                        “恩~~~”吕晓勇身体一抖
                        “真好玩”勾动唇角,吕晓昂开始允吸舔弄
                        “恩……呼……”喘着粗气,吕晓勇低头只能看到胸前人儿的黑色软发轻微摆动,好想去触摸那黑色的发……“唔~~~啊~~~~恩昂~~~”
                        原来是吕晓昂一手握住了他的分身,小手开始搓揉,那不规则的滑动让他既欢愉又难受,是故意的吗?还是……记得上一次昂的反应……“昂,你这个生手”
                        明显看到小暴君身体一顿,吕晓勇莫名的笑了起来“原来我是你第一个男人。”莫名欣喜,他就是想笑。
                        “闭嘴!”俏脸泛红,吕晓昂粗鲁大吼堵上他的唇
                        5~
                        霸道的舌冲入他的口席卷他的舌,野蛮的像头只知道猎夺的野兽。
                        昂的吻技实在够烂,不过有种让人兴奋的冲动,而且被他狂吻的感觉非同一般,那种掠夺野性感刺激着你每根神经。吻技不好,但感觉超棒!昂在床上应该是属于野性类床伴,那种最能引起人激情的类型。
                        一个疯狂的吻过后,吕晓昂放开吕晓勇被他吻的红肿的唇轻抚“都肿了~~呵呵”
                        不知是不是被吻昏头了。吕晓勇居然回敬道“你的小嘴绝对比我还肿的可爱”
                        脸色一沉,吕晓昂用力握了下那充血的分身“再说一篇”
                        “唔……暴君!”只准说别人,不准别人说他的暴君!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暴君!”美丽的小脸上染上一抹邪魅的笑,他张唇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低下头对着吕晓勇的肩头一口咬下。
                        “呜……痛啊,你干什么?!”一仰头,吕晓勇大叫,小暴君怎么喜欢咬人!
                        饮下一口腥甜的鲜血,吕晓昂看着那很深的牙齿印“我的印记,从今以后你只能上我的床。”
                        只能上他的床,吕晓勇还没想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被吕晓昂拿出一个巨大电器男根器具吓了一跳,这小暴君不会是没有任何前戏就直接用这个吧,那会死人的……
                        “我们直接玩这个最大的”吕晓昂把玩着手中的器具,看到吕晓勇惨白的脸他立刻开心的笑了。
                        “昂你该不是要……”吕晓勇不敢想了“你这该死的小暴君!”
                        “怎么?怕了?你尽管叫吧,来不及了,我们现在试试这跟棍子的功用”吕晓昂得意宣布,美丽的小脸一片灿烂。
                        吕晓勇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撕裂身体的痛苦到来……过了十几秒钟……什么也没发生,他睁开眼睛,只见小暴君皱着秀眉盯着那器具喃喃自语“这么大东西该放在哪里用呢?”
                        噗……哈,小暴君不会用!不能笑,绝对不能笑,一笑就死定了……可是,小暴君的样子好搞笑“哈哈哈哈哈哈……恩咳……哈哈哈哈哈哈……”还是忍不住了。
                        脸色变了又变,吕晓昂一咬牙,就把那个器具塞到了吕晓勇的嘴里
                        “唔……恩……”乐极生悲,吕晓勇被塞个满嘴,差点被噎死。
                        “哼!”冷哼一声,吕晓昂一手扫落床上所有道具。倾身含住吕晓勇高挺的昂扬。
                        “恩……昂!”吐出嘴里的器具,吕晓勇被他的举动弄的倒抽一口冷气.那么高傲的小暴君居然会帮他做这种事,为他口交!(其实是吕晓昂根本不知道这就叫口交,要是知道,那吕晓勇就等着被他碎尸吧!)
                        看着那嫣红的小嘴覆在自己的昂扬上,小小的头颅微微晃动,吕晓勇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在发酵散开……
                        跟随着记忆的步骤,那次吕晓勇就是这么做的,吕晓昂的舌尖扫过那男具欲望的洞口。
                        吕晓勇的身体早就在药物的控制下不能自已,现在被昂这么一舔弄,全身一颤就要喷发出来,但下一秒他的欲望被狠狠的握住……
                        昂抽出一根橡皮筋在他的根部系紧“我都还没出来,你也不准出来!”
                        “呜……”
                        6~
                        (哥哥来道歉了,唉~~~~~考虑好久,下面的一段已作改变)
                        “哥,你这样子还真美呢。”一把抓起吕晓勇的头发,昂让他在墙上的镜子里看清自己的样子。
                        俊美的脸红潮一片,平常总是放电的黑眸如今迷茫中带着水雾和激情的性欲,剑眉因为欲望得不到解放而紧锁,性感的薄唇微启……
                        “哥,这样子的你是怎么和那些女人上床的?”语气讽刺,但说话间吕晓昂眼中发出一丝谁也没发现的悲伤“哥,你也这样让那些女人在你上面吗?哼哼,我看是了。”
                        “你……哦!”吕晓勇才想反驳,但昂却快一步的咬上他的乳头,让他只有一声娇呼。
                        像婴孩一样允吸着勇粉嫩的小小乳珠,舌在舔动间发出“啧啧”声异常淫媚。
                        “恩……昂……解开……”下面欲望得不到释放,上面的敏感处却还在被挑逗,吕晓勇既欢愉又痛苦的叫着。
                        “解?”昂笑了“好,我解。”他的手向下滑去
                        “呼~~~”不禁松了一口气,吕晓勇以为昂会让他泄出那堆积高涨的欲火,但是……
                        昂的手滑到了他欲望的只是用手指轻轻一挑,就收了回去,然后到了自己的身上,慢慢的解开自己身上的白色丝质衬衫……修长的手指晃动间三颗纽扣被解了开来……那雪白的肌肤一点一点露出来……
                        “不……”不是叫你解衣服,是叫你解……话没说出,吕晓勇就被昂抬眸一瞥迷了魂
                        “恩?”乌黑的星眸被情欲染的微红,眼角带着如丝般媚惑力,绝美的小脸粉红妖艳,嫣红的小嘴勾勒出一抹邪气却迷人至极的弧度……
                        “你不要我解?”停下手中的动作,昂看向他,眼中写着捉弄。
                        “不……”咽了口口水,吕晓勇看着他敞开衣服下的肌肤,白嫩如雪,还有斑斑红樱……是自己那时留下的吻痕!这一看口干舌躁,他腹中欲货更是高涨。
                        “呵”一笑。昂褪下身上衣服,那洁白的美丽身体爆露在空气中……接着,他开始解皮带……
                        少年的身体是美丽无暇的,那流畅的身体线条,那皆于儿童与成人之间,青涩与成熟之间的特殊暧昧感,纤细的身体怎么看都娇美的适合被人拥抱……
                        光滑的大腿跨坐到他的腿上,昂摸了摸他那高涨的欲望“都开始发红了,憋的果然很难受吧,我也很难受,那里不听话。”再看看自己同样抬头已久的昂扬,他笑“你上次是这么做的吧”接着,他倾身下去,两人的欲望碰头……
                        “啊……昂……住手恩,啊……恩恩……不要……那样……啊……”
                        “不要?”握住两人的欲望,昂慢慢跟随性欲的感觉律动自己的身体。他用充满性情欲的声音问“我叫你不要的时候,你停了没有?你还不是越做越疯狂……恩,我只是做你…呼……做过的事……”
                        “昂,我们是兄弟……啊!”话在口中,吕晓勇被突来的一定弄的禁不住叫起来。
                        趴下,昂封住他的口,紧紧抱住他让两人下体摩擦在一起
                        “唔……”恩,啊~~~恩~~~~
                        “昂啊……啊……”恩恩恩~~~
                        现在吕晓勇总算知道什么叫作自孽不可活,现在昂对他所做的就是当日他对昂做的。
                        昂在一阵摩擦后低喉,年轻的身体立刻喷出一股灼热的白色液体沾到两人的小腹。
                        “呼~~~”心满意足的呼了一口气,昂刮了一指他的液体抹到勇的身后小穴慢慢进入
                        “啊……昂解开我恩……”吕晓勇扭动身体,身体再不喷射,他就要死了,他的欲望要找个喷射口,他不行了,好难受“昂,解……唔……”
                        探入一指的昂在他那个小穴中转动手指抽戳着,听到他那么痛苦的哀求声,邪笑后又增加了一指
                        “呜~~~”吕晓勇悲鸣“不要,放开~~~~我不舒服……啊……”
                        在他说话的时间,昂已经进入三指。
                        7~
                        “哥,难受?呵呵……马上还会痛呢!”微笑片刻间,昂快速拉开他的双腿挺身一刺
                        “啊!”身体被撕裂般的痛,吕晓勇发出杀猪似的的惨叫
                        被他难听的叫声弄的皱眉,昂堵上了他的嘴。
                        “唔……”深长激烈的吻有着足以焚烧一切理智的能力,吕晓勇又一次感受到了身为激情野性派的吻的魅力,那种会钓起一切欲望的狂吻,不温柔却快感无限。
                        “呵呵,不叫了?”昂放开他,气息不稳的问
                        “昂……”看着他瑰丽色的脸蛋妩媚妖艳的神情,吕晓勇有一种想说什么的冲动,但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种感觉……
                        “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是在诱惑我吗?”那种似有似无的迷离眼神简直是在迷惑自己,昂问,下一秒他抱住他的腰用力往下
                        “呜……”痛!
                        “哥,你的身体果然适合被男人用来享用”那包裹住自己的热度会让人发狂的,昂开始疯狂的抽插。
                        “啊,哥,这样的感觉好棒,啊……”深深的进入,他撞到了吕晓勇小穴深处的某一小点上。
                        “恩呜……啊……”又痛又是欢愉,吕晓勇难以自处
                        “哥,哥……啊……恩……好舒服……”
                        “昂恩……啊……恩恩恩……啊……”
                        “呼哈……恩……”
                        “昂,慢,慢……一点……啊”感到他年轻的身体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吕晓勇受不了道。
                        “恩……哈呼……慢不下来……啊……”年轻的身体还不懂怎么控制爆发的欲望呢。
                        “慢啊……天……啊啊……昂……恩啊……啊啊啊……”
                        “不……啊……恩……不啊……啊啊啊恩……恩恩……啊……”
                        “该死,哦……啊……会死的……啊……昂……”
                        随着他的一声大叫,昂到达的欲望的顶峰。在他自己迸发出来的一瞬间,他拉下了吕晓勇欲望上的皮筋。
                        “哦!”终于出来了……吕晓勇舒服的低吼……
                        趴在勇喘气,昂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嘴角挂出一抹笑容,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此刻的笑容那么甜,那么满足,那么幸福……
                        激情余韵过后是全身的疼痛,特别是那个地方,吕晓勇知道自己那里一定是受伤了,刚刚小暴君那么疯狂的做……好痛!
                        也许实在是太痛了,吕晓勇说了一句“你这个技术那么烂的暴君,连爱朵的技术都比你好”爱朵是他前任女友,由于在作爱时太死板,他秃退至恕?spanstyle="font-size:0pt;color:'#FFFBFF'"> 
                        ?:f叕?
                        由于这句话,原本微笑的小脸瞬间阴冷下来……抬起头,昂用一种无比讽刺的眼神看向他“我不认为对一个只是用来发泄的对象需要温柔和技术。”
                        “昂你!”发泄用的!听了这句话谁都会生气吧,吕晓勇怒瞪他
                        “哼,我什么?”越想越气,昂甩手一个巴掌“谁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的!?”
                        “唔……死暴君!”
                        “哼,是又怎么样?”昂一下翻过他的身体“我是暴君,我们就再来一边”
                        “你!”
                        “放心,对于发泄用品,我尝过一次就不会想尝第二次”昂阴冷的邪笑起来,美丽的脸像极了撒旦
                        全身一冷,吕晓勇这才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他惹恼了小暴君……
                        “哥,就在刚刚我明白那个是做什么用的。”
                        那个是哪个?不会是……顺着昂的目光看去,吕晓勇的脸立刻惨白。
                        拿起一开始的男具型电器具,昂狞笑,一手在勇后穴上打着圈圈,意图明显不过。
                        “昂,不要……”那么大的一个插进来,自己会死的。
                        “你哪一次说不要的时候我就真的不做了?”星眸在射出危险的寒光时,他毫不手软的……
                        “啊——!!!!!!”这下是比杀猪还杀猪的叫声
                        把电源开到最大,昂看到吕晓勇变青变绿再开始痛叫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昂……啊……恩痛……”叫不回暴君弟弟,吕晓勇感受着后庭被一个冰冷的器具不停侵犯,眼角滑出泪来,在昂的心中自己只不过是发泄用的东西……只不过是发泄用的……
                        门外,昂一出去,身上立刻被披上一件外套
                        “少爷……”昂的贴身保镖绝用自己的西装裹住他赤裸的身体“你没事吧?”
                        “走开,谁准你碰我的!”推开他,冷冷的把衣服丢还给他,昂走进隔壁的一间房间狠狠的把门关上
                        盯着昂的房门许久,绝的眼中是一种受伤的爱怜。
                        房间内,用冷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昂对着墙壁用力一拳,血在白色的瓷砖上滑出几道红痕,就像洁白的身体裂开来一样……再也补不好伤口……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级别: 侠客
UID: 563152
精华: 0
发帖: 423
金幣: 90 個
威望: 106 點
貢獻值: 1 點
邀請幣: 2085 個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1
沙发  发表于: 07-12
2048
感谢2048,希望2048越来越好
描述
快速回复

一贴内多次回复或恶意灌水的直接永久禁言!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