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虐待哥哥
级别: 骑士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518
金幣: 126 個
威望: 513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4330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7-12

虐待哥哥

 虐待哥哥 


--------------------------------------------------------------------------------








原因


 那個笨蛋白老哥看我手受傷不幫我打文也就算了,居然我喝的酩酊大醉,不是去參加一個同會有必要去拼酒拼的要讓人送回來嗎?還吐的我房一地,可惡,一定要受懲,寫于怒髮冠的晨 pK\RU
 次不好好惡整他一番,我貓霸王的號就讓他。接《兄弟劫》,上次貓手下留情,讓他做了一次攻,哼,次SM死他! 0
- 兄弟劫之虐待我哥|*


 中午,呂曉勇睜眼睛,醉宿的他的快要爆炸了,好受…… ]
 “恩……”微的呻吟聲中帶著魅惑至的色情欲望 B
 是自己的聲音嗎?呂曉勇捂著嘴,自己怎麽會出聲音的? P~k3p\
 “唔……”又是一聲,微的媚喘聲。 UW5?9D
 等等……在自己捂著嘴怎麽還會有聲音呢?望下一看……!!!!!! ;t1 
 呂曉勇看著身下人兒雪白暗雅,線優美的背,和那上面斑斑的咬痕及吻痕……一滴冷汗自滑落……再看看身下人兒蹙的美小臉……全身寒……一下子所有記憶通通回,自己昨天借著酒瘋強暴了高燒的小暴君呂曉昂! JP$$
 快逃……自己要是不逃的話那對會被昂分屍的。 &Jn_
 想起小爆君惡毒的整人手段,呂曉勇更是汗如雨下,一定要走,走就走,他爬起,可是身下被一陣,唔……好舒服……等等,感是……一看之下他狠不得一撞死……他的分身還留在小暴君的內……而且正在越大……5555道真被個小暴君對了,自己是個變?要不在自己的弟弟內,他怎麽得舒服? I:
 慢慢退抽出那沾著白色精液和色血的分身,看著小暴君的後庭像一張小嘴一樣吐出混著血的白液及自己的大,呂曉勇心一蕩……好人,好想刺一翻! |
 “恩……”沈睡中的呂曉昂不出一聲呻吟,那聲音可以是嫵媚惑人,經一夜瘋狂的作愛,他的身處於敏感狀(就算是在意的睡眠中) /Mc
 聲呻吟又讓呂曉勇流下冷汗,該死的,小暴君的小嘴不是只會吐出惡毒的言和刺的笑聲加上高傲自大的冷哼嗎?怎麽會出在該死的人的呻吟的! e_|&
 還留在小暴君內一半的分身又始大了,呂曉勇咬著牙,了好大的勁才有再一次入呂曉昂的內愛一番。 @t&
 他一一的直到分身完全退出呂曉昂的身,那個的小穴糜爛的合起,周圍的血言的控著它曾遭到非人的對待。 H}WF,
 不由的呂曉勇一陣心疼,就算小暴君再麽討人厭,他也只是一個16的少年,而且小暴君在看上去好小……那張白依美的不像話的小臉……那細的腰枝……小小挺的臀……沾著血的修迷人大腿……精致的裸…… <o
 看著看著,呂曉勇不禁緩緩低下……就在他的唇要碰到呂曉昂的臉 -
 “呂曉勇我要宰了你喂狗!”小人兒冷冷吐出句話 <u3j
 呃~~~~呂曉勇僵在那,小暴君睡著了還不忘要殺自己,那等他真正醒來~~自己還有命嗎? S9
 跳下床,呂曉勇撿起一地衣服快穿上的房…… @jZa
                                2~ :Ai
 什麽叫做美男子,美男子就是要一張俊美濤的臉,挺修的身材,和迷人高典雅的氣。 198
 呂曉勇端著一杯酒坐在宴會的角落,俊美的臉上是愁雲密布。 o`
 “唉~~~”氣,他微蹙眉。那的神情惹的周圍的女士小姐們般心疼,是什麽事讓她們的寵兒,社交界的公子如此煩惱。 1Jtu
 “小勇,你搞什麽啊,躲在角落!”徐以君走上前,一臉大小怪“天要下雨了,你個花花公子居然放棄麽好的泡妞會。” _
 “以君~~~唉……”呂曉勇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後只能氣。 *:L@
 “怎麽了啊?你小子是不是對哪一位不能出手的美人動手了啊?”徐以君好奇在他的身邊坐下“是不是那個陳的小老婆,上次那女人你抛魅眼~~~還是那個王總裁的刁女兒~~~是哪一個啊?” r$jDp
 如果只看相,那小暴君的是的上色美人了,但他可是比以君的女人恐怖多了。 {
 “唉~~~”不知道那小暴君那的傷好了有,那次可以流了很多血~~~~ uv*,&x
 “看你副死樣子我一定對了!”徐以君拍拍他的肩“是她們先惑你的還是你去色她們的?” MiY
 那燒的病柔弱樣,那雪白的身,那瞪人中形含魅的嬌……自己控制不住的綁起了他……撕了他的睡袍……5555555555555……“我用強的”5555555555555555 #.N9\
 “咳咳咳……”徐以君差被自己的一口氣嗆死“你……強的……玩笑吧!” 8<`/II
 “我死定了”曉昂對會宰了他 WF
 “天呐,是哪個女人那麽幸被你強來?”居然有女人視小勇的男性魅力,了不起啊~~ :J]
 “曉昂” 1z_
 “原來是曉昂啊,他……曉昂!”徐以君跳了起來“你瘋了啊!” PS?:E
 “我喝醉了~~~~”55555555555555555 $O=
 “小勇,你安息吧。初一十五我會記得燒紙你的。”下非死不可了 FN0_
 “唉~~~~~” =Dco(`
 “你什麽人不那個,偏偏是曉昂~~~~恩,你慢慢氣吧……我先走了。”完徐以君逃命般的去 P
 至於他爲什麽突然逃的那麽快~~~~原因就是帶著大批黑色系服飾出的美少年——呂曉昂! |K`~
 呂曉勇看著一出就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弟弟,冷汗直冒,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自己還是被找到了,下死定了,不知道自己會是怎麽個死法…… s^
 呂曉昂的黑色星眸在周圍掃了一下,最後落在呂曉勇身上笑了…… "p@
                              3~ I8q
 愛情旅 床上 ^gS4
 呂曉勇看著做在一邊沙上品美酒優雅比的弟弟,實話,小暴君喝酒的樣子漂亮的話,雪白的小手握著色液的高杯,白,美的讓人想去舔他那柔柔的小掌(不,下一秒,小手就會立刻扭斷那人的脖子,小暴君對敢冒犯他的人一向不留情面殺赦的)。 YCI
 “我愛的哥哥,你知道你次做了什麽嗎?”小暴君的聲音也好聽的話,記得那天他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樣子……那悲的底吟,那愉的上音~~~~ ]j|=C
 “到在還心不在焉~~”呂曉昂見他聽自己話,站起,走到床邊,握著酒杯的手一翻“”一杯酒倒在了呂曉勇俊臉上。 iW{
 “昂,你~~~”呂曉勇由於手被頂的綁在床上,根本躲不,只能被澆個正著。 WT)H]X
 “我什麽?”呂曉昂放下酒杯摸上呂曉勇的臉“你知道你該接受什麽處嗎,我愛的哥哥?” 2b
 “最多你殺了我”自己已經做好死的準備了。 x
 “呵呵,本來是的,但樣太便宜你了……哥哥,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居然敢……呵呵,那天你做的我會十倍百倍的討回來……”俯下身,伸出嫣的小舌,呂曉昂舔他的俊臉 <>^
 呃~~~~不會吧~~呂曉勇僵在那~~~小暴君什麽? AM
 “又心不在焉了~~”呂曉昂一皺好看的眉,狠狠一口咬上他的唇。 ;
 “唔~~”吃痛的低吟,呂曉勇到了血腥的味道。 `>%& o
 櫻色的唇瓣沾著殷血迹,加上妖的笑容,呂曉勇看的心一蕩,小暴君還真是該死的漂亮! ZM`sp,
 “哥哥,上你就知道什麽叫十倍百倍的還回來~~~~”舔掉唇角的血迹,呂曉昂眯起黑色深邃的眸,從口袋拿起一個透明盛色液的小瓶打,一口喝到嘴,接著一手捏呂曉勇的嘴上去…… `DMs~
 “咳咳……你我喝了什麽?”古怪的液肚,凡是液滑的地方始熱接著涼再熱… qi}(
 “最新的春藥,大象用來交配用的。”笑的仿若惡魔般,呂曉昂美麗的小臉佈邪氣。 n
                             4~ ;
  大象!交配! ~^6tw
 “你!”呂曉勇聽的差昏去,他居然自己下大象用的藥量! l
 “有可能會做到死哦~~樣的死法是不是很美妙呢,我愛的好色大哥?”修的手指滑他的唇,呂曉昂再放到自己的唇邊舔舐,粉的小舌舔著修的手指,惑性的一幕。 Yn'=Dt
 呂曉勇只自己全身熱,口幹舌燥,小腹中有一股熱浪至四肢百骸。 ;zF#
 “那我們就始了”從床角拎出一箱子,呂曉昂打,面是一套SM用具“我們先玩哪個呢?” bh
 “,還真挑~~~不如你來啊,你想先玩哪個?”呂曉昂笑問 7
 “不要”呂曉勇 a
 “不要?哼呵”臉色一變,呂曉昂甩手一個巴掌“你也會不要,我不要的候你停下來有?那我就我會報仇的,在你入我身的那一刻你就該知道會有今天!” c8?^*
 “昂,我喝醉了……”右生疼,呂曉勇知道一會一定會 Eqoq
 一把抓起他的髮,呂曉昂的美眸中一死陰冷“醉了?那你就更該死了!” Vw,_<X
 “昂,如果你想殺我,我不會反抗的。” ;Z Y
 “呵呵,好偉大啊”刺的笑了,呂曉昂的臉又恢復一貫的優雅“我們還是不要些煞景的話” <<_
 低下,呂曉昂解了他的衫,看著他胸前的乳珠,啓唇含住,舌尖挑…… qA
 “唔…”因爲藥效,呂曉勇全身敏感比 4J0T6
 “麽有感?”呂曉昂笑,一手滑到他下身覆住那挺起的一“你的身還真淫蕩,我只不是舔你的乳,你就……呵呵……你那像女人一樣敏感!” zR
 “如果你也喝了大象交配的藥……”後面的話不出口,他的身在處於亢狀。 VNw
 “我喝了”笑的危,呂曉昂跨坐在他身上“你感得到嗎?我和你一樣” <GHq.
 兩人的昂隔著布料碰,火熱的告對方自己的欲望的強烈……呂曉勇倒抽了一口氣“昂,你才是瘋子!” rEdiMM
 “哈哈,我是瘋子,我承。”呂曉昂一邊解他的皮帶拉下他的褲子拉鏈一邊低下去吻他的身 $
 “我以前從不知道我們之還有玩法,你告了我。”在呂曉勇練的健美的胸膛上灑下碎吻後呂曉昂對著一已自行挺立的左乳張口一咬。 QHm'2
 “恩~~~”呂曉勇身一抖 w
 “真好玩”勾動唇角,呂曉昂始允吸舔弄 >=;
 “恩……呼……”喘著粗氣,呂曉勇低只能看到胸前人兒的黑色軟微動,好想去摸那黑色的……“唔~~~啊~~~~恩昂~~~” '\1Sc
 原來是呂曉昂一手握住了他的分身,小手始搓揉,那不規的滑動讓他既愉又受,是故意的嗎?還是……記得上一次昂的反應……“昂,你個生手” "(
 明看到小暴君身一,呂曉勇莫名的笑了起來“原來我是你第一個男人。”莫名欣喜,他就是想笑。 04
 “嘴!”俏臉泛,呂曉昂粗魯大吼堵上他的唇 "
                               5~ ,41i_n
 霸道的舌入他的口席捲他的舌,野的像只知道的野。 ~s('V/
 昂的吻技實在夠爛,不有讓人的動,而且被他狂吻的感非同一般,那掠野性感刺激著你每根神經。吻技不好,但感超棒!昂在床上應該是屬於野性類床伴,那最能引起人激情的類型。 4h/5
 一個瘋狂的吻後,呂曉昂放呂曉勇被他吻的的唇撫“都了~~呵呵” ;Ux8
 不知是不是被吻昏了。呂曉勇居然回敬道“你的小嘴對比我還的可愛” !z
 臉色一沈,呂曉昂用力握了下那充血的分身“再一篇” ?\6,p
 “唔……暴君!”只准人,不准人他的暴君! -
 “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麽叫做真正的暴君!”美麗的小臉上染上一抹邪魅的笑,他張唇露出潔白整的貝低下對著呂曉勇的肩一口咬下。 _n
 “嗚……痛啊,你幹什麽?!”一仰,呂曉勇大叫,小暴君怎麽喜咬人! %mn
 飲下一口腥甜的血,呂曉昂看著那很深的牙印“我的印記,從今以後你只能上我的床。” p 
 只能上他的床,呂曉勇還想通句話是什麽意思,就被呂曉昂拿出一個巨大電器男根器具嚇了一跳,小暴君不會是有任何前戲就直接用個吧,那會死人的…… ?
 “我們直接玩個最大的”呂曉昂把玩著手中的器具,看到呂曉勇白的臉他立刻心的笑了。 .^
 “昂你該不是要……”呂曉勇不敢想了“你該死的小暴君!” .!ImRY
 “怎麽?怕了?你儘管叫吧,來不及了,我們在試試跟棍子的功用”呂曉昂得意宣佈,美麗的小臉一片爛。 hY
 呂曉勇命的上了眼睛,等待著他撕裂身的痛苦到來……了十幾秒鐘……什麽也生,他睜眼睛,只見小暴君皺著秀眉盯著那器具喃喃自“麽大西該放在哪里用呢?” %)^1S
 噗……哈,小暴君不會用!不能笑,對不能笑,一笑就死定了……可是,小暴君的樣子好搞笑“哈哈哈哈哈哈……恩咳……哈哈哈哈哈哈……”還是忍不住了。 {zF
 臉色變了又變,呂曉昂一咬牙,就把那個器具塞到了呂曉勇的嘴 FIf(
 “唔……恩……”樂生悲,呂曉勇被塞個嘴,差被噎死。 Y:7;
 “哼!”冷哼一聲,呂曉昂一手掃落床上所有道具。身含住呂曉勇高挺的昂。 2$xa
 “恩……昂!”吐出嘴的器具,呂曉勇被他的動弄的倒抽一口冷氣.那麽高傲的小暴君居然會幫他做事,爲他口交!(其實是呂曉昂根本不知道就叫口交,要是知道,那呂曉勇就等著被他碎屍吧!) D
 看著那嫣的小嘴覆在自己的昂上,小小的微微晃動,呂曉勇的心中有一莫名的情感在酵散…… ]ei
 跟著記憶的步,那次呂曉勇就是麽做的,呂曉昂的舌尖掃那男具欲望的洞口。 &Py-c"
 呂曉勇的身早就在藥物的控制下不能自已,在被昂麽一舔弄,全身一顫就要噴出來,但下一秒他的欲望被狠狠的握住…… S:~Sw
 昂抽出一根橡皮筋在他的根部系“我都還出來,你也不准出來!” syhV`G
 “嗚……” "0KaNa
                                  6~ M
 (哥哥來道歉了,唉~~~~~考好久,下面的一段已作改變) "8MO:X
 “哥,你樣子還真美呢。”一把抓起呂曉勇的髮,昂讓他在牆上的子看清自己的樣子。 q9d9
 俊美的臉潮一片,平常總是放電的黑眸如今迷茫中帶著水和激情的性欲,劍眉因爲欲望得不到解放而,性感的薄唇微啓…… yl4uLY
 “哥,樣子的你是怎麽和那些女人上床的?”氣刺,但話呂曉昂眼中出一也的悲傷“哥,你也樣讓那些女人在你上面嗎?哼哼,我看是了。” uwxxan
 “你……哦!”呂曉勇才想反,但昂快一步的咬上他的乳,讓他只有一聲嬌呼。 /^t&Db
 像嬰孩一樣允吸著勇粉嫩的小小乳珠,舌在舔動出“”聲異常淫媚。 >
 “恩……昂……解……”下面欲望得不到釋放,上面的敏感處還在被挑逗,呂曉勇既愉又痛苦的叫著。 6|
 “解?”昂笑了“好,我解。”他的手向下滑去 <\9HZ
 “呼~~~”不禁松了一口氣,呂曉勇以爲昂會讓他泄出那堆高的欲火,但是…… @e.
 昂的手滑到了他欲望的只是用手指一挑,就收了回去,然後到了自己的身上,慢慢的解自己身上的白色衫……修的手指晃動三扣被解了來……那雪白的肌一一露出來…… P
 “不……”不是叫你解衣服,是叫你解……話出,呂曉勇就被昂眸一瞥迷了魂 B` o0[
 “恩?”烏黑的星眸被情欲染的微,眼角帶著如般媚惑力,美的小臉粉妖,嫣的小嘴勾勒出一抹邪氣迷人至的弧度…… R_>8
 “你不要我解?”停下手中的動作,昂看向他,眼中寫著捉弄。 3IG~
 “不……”咽了口口水,呂曉勇看著他敞衣服下的肌,白嫩如雪,還有斑斑櫻……是自己那留下的吻痕!一看口幹舌躁,他腹中欲貨更是高。 #
 “呵”一笑。昂褪下身上衣服,那潔白的美麗身爆露在空氣中……接著,他始解皮帶…… P,
 少年的身是美麗暇的,那流暢的身線,那皆于兒童成人之,青澀成熟之的特殊曖昧感,細的身怎麽看都嬌美的合被人擁抱…… @
 光滑的大腿跨坐到他的腿上,昂摸了摸他那高的欲望“都始了,憋的果然很受吧,我也很受,那不聽話。”再看看自己同樣已久的昂,他笑“你上次是麽做的吧”接著,他身下去,兩人的欲望碰…… :
 “啊……昂……住手恩,啊……恩恩……不要……那樣……啊……” nj0mbg
 “不要?”握住兩人的欲望,昂慢慢跟性欲的感律動自己的身。他用充性情欲的聲音問“我叫你不要的候,你停了有?你還不是越做越瘋狂……恩,我只是做你…呼……做的事……” C1M6
 “昂,我們是兄弟……啊!”話在口中,呂曉勇被突來的一定弄的禁不住叫起來。 CX ^@p
 趴下,昂封住他的口,抱住他讓兩人下摩擦在一起 26
 “唔……”恩,啊~~~恩~~~~ bxHSz
 “昂啊……啊……”恩恩恩~~~ Df
 在呂曉勇總算知道什麽叫作自孽不可活,在昂對他所做的就是當日他對昂做的。 1~qX
 昂在一陣摩擦後低喉,年的身立刻噴出一股灼熱的白色液沾到兩人的小腹。 5
 “呼~~~”心意足的呼了一口氣,昂刮了一指他的液抹到勇的身後小穴慢慢入 \q|O^|
 “啊……昂解我恩……”呂曉勇扭動身,身再不噴射,他就要死了,他的欲望要找個噴射口,他不行了,好受“昂,解……唔……” 8y$
 探入一指的昂在他那個小穴中動手指抽戳著,聽到他那麽痛苦的哀求聲,邪笑後又增加了一指 B[
 “嗚~~~”呂曉勇悲“不要,放~~~~我不舒服……啊……” Q
 在他話的,昂已經入三指。 {udx
                              7~ ,o
 “哥,受?呵呵……上還會痛呢!”微笑片刻,昂快速拉他的腿挺身一刺 k8yYV
 “啊!”身被撕裂般的痛,呂曉勇出殺似的的叫 "Pz{
 被他聽的叫聲弄的皺眉,昂堵上了他的嘴。 p
 “唔……”深激烈的吻有著足以焚燒一切理智的能力,呂曉勇又一次感受到了身爲激情野性派的吻的魅力,那會釣起一切欲望的狂吻,不溫柔快感限。 |,3
 “呵呵,不叫了?”昂放他,氣息不穩的問 cN6%I
 “昂……”看著他瑰麗色的臉蛋嫵媚妖的神情,呂曉勇有一想什麽的動,但話到嘴邊什麽也不出,他不明白是怎麽一感…… SG>
 “你用眼神看我,是在惑我嗎?”那似有似的迷眼神簡直是在迷惑自己,昂問,下一秒他抱住他的腰用力往下 dA
 “嗚……”痛! k9/=
 “哥,你的身果然合被男人用來享用”那包裹住自己的熱度會讓人狂的,昂始瘋狂的抽插。 6[
 “啊,哥,樣的感好棒,啊……”深深的入,他撞到了呂曉勇小穴深處的某一小上。 +Ts"@:
 “恩嗚……啊……”又痛又是愉,呂曉勇以自處 B"9T/J
 “哥,哥……啊……恩……好舒服……” VE'sTP
 “昂恩……啊……恩恩恩……啊……” 1('
 “呼哈……恩……” .kM+?I
 “昂,慢,慢……一……啊”感到他年的身出的速度越來越快,呂曉勇受不了道。 "P!S?'
 “恩……哈呼……慢不下來……啊……”年的身還不懂怎麽控制爆的欲望呢。 r\&<
 “慢啊……天……啊啊……昂……恩啊……啊啊啊……” 1.wi2
 “不……啊……恩……不啊……啊啊啊恩……恩恩……啊……” *%1
 “該死,哦……啊……會死的……啊……昂……” G
 著他的一聲大叫,昂到的欲望的頂峰。在他自己迸出來的一瞬,他拉下了呂曉勇欲望上的皮筋。 Icb
 “哦!”於出來了……呂曉勇舒服的低吼…… +%
 趴在勇喘氣,昂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嘴角挂出一抹笑容,他自己都他此刻的笑容那麽甜,那麽足,那麽幸福…… -gve
 激情韻後是全身的疼痛,特是那個地方,呂曉勇知道自己那一定是受傷了,剛剛小暴君那麽瘋狂的做……好痛! u-r2J
 也實在是太痛了,呂曉勇了一句“你個技那麽爛的暴君,愛朵的技都比你好”愛朵是他前任女友,由於在作愛太死板,他就和她分了。 s
 由於句話,原本微笑的小臉瞬陰冷下來……起,昂用一比刺的眼神看向他“我不爲對一個只是用來泄的物件需要溫柔和技。” |
 “昂你!”泄用的!聽了句話都會生氣吧,呂曉勇怒瞪他 g]tv(
 “哼,我什麽?”越想越氣,昂甩手一個巴掌“准你用眼神看我的!?” w0
 “唔……死暴君!” >o"}
 “哼,是又怎麽樣?”昂一下翻他的身“我是暴君,我們就再來一邊” Llx:
 “你!” N
 “放心,對於泄用品,我一次就不會想第二次”昂陰冷的邪笑起來,美麗的臉像了撒旦 0b+
 全身一冷,呂曉勇才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他惹惱了小暴君…… TC80
 “哥,就在剛剛我明白那個是做什麽用的。” rP4R.2
 那個是哪個?不會是……順著昂的目光看去,呂曉勇的臉立刻白。 sQ,
 拿起一始的男具型電器具,昂獰笑,一手在勇後穴上打著圈圈,意明不。 F
 “昂,不要……”那麽大的一個插來,自己會死的。 @E_!t
 “你哪一次不要的候我就真的不做了?”星眸在射出危的寒光,他毫不手軟的…… r
 “啊——!!!!!!”下是比殺還殺的叫聲 vz/
 把電源到最大,昂看到呂曉勇變青變再始痛叫冷哼一聲,身了房。 w
 “昂……啊……恩痛……”叫不回暴君弟弟,呂曉勇感受著後庭被一個冰冷的器具不停侵犯,眼角滑出來,在昂的心中自己只不是泄用的西……只不是泄用的…… YK
 外,昂一出去,身上立刻被披上一件外套 P@
 “少爺……”昂的身保用自己的西裹住他赤裸的身“你事吧?” PH-a{a
 “走,准你碰我的!”推他,冷冷的把衣服還他,昂走隔壁的一房狠狠的把上 
 盯著昂的房久,的眼中是一受傷的愛。 o*
 房內,用冷水刷著自己的身,昂對著牆壁用力一拳,血在白色的瓷上滑出幾道痕,就像潔白的身裂來一樣……再也不好傷口…… ca
 ++++++++++++++++++++++++++++ aG]
 ~~~~~~~~~~~~~~~~~~~~~~~~~~~~~ o:{] 
(耶耶~~~束了~~~哇哇~~~~寫文文加修改一共用了貓5天的,好累!其實寫H文也累人的) -k
(兄弟劫下一篇不知道什麽候會寫,不下一篇就是大局篇,兩人會不會在一起貓還定喵) }:Ye
(大家有什麽意見可以告貓,貓已經被哥煩的快瘋掉了,爲什麽他可以做攻?昂就不可以?) 0j3[1s
(還不准貓把個寫出來,BL怎麽怎麽的,哼~~~~~~~~~~~~~~~~~~~~~~~~) 1og!S;
(在第一篇他喝醉酒還不是把昂吃的幹幹,吃完後還和貓不不滴~~~~~~氣) <v(h3s
(表不一的傢夥,光有一張帥臉有什麽用?要不是看在他身材和睡姿是我創作的感我才不他) b,
(嘿嘿,當然我的零用大部分也是他的啦,哈哈哈哈~~~) h
(總之大家看貓的文文~~希望大家多多~~貓就多多努力~~不定一有動力~~下篇就出來了嘿) I>;5
(先到吧,貓在去拳皇同人文文了,我們在下章文文見~~~下一鞠躬!) "]uL
(等你們的哦~~~~)










飾系列之噩夢來——虐愛我哥哥   作者:飾


我哥哥只比我大兩,但他總欺負我,來也直是的,同一個爹媽生的,哥哥比我高的多,也比我壯,習也比我好,真是能氣死人,父母總愛拿我們兩個比,還讓他多幫幫我,讓我多向他習,下可好,他可帶勁了!不的教育我一番,我當然不甘示弱了,和他頂幾句就招來父母的一,哎,我可太地位了!有候吧,他我我聽不懂了,手就我一下,真氣的我法!哎,生的不如他壯,樣樣都不如他,只好忍氣吞聲!




暑假有幾天,父母去了奶奶家,家只有我和哥哥,天,本來有同叫我出去完了,可哥哥我今天作還寫完,非不讓我出去,我心那個氣,等他睡午,我就坐在外面,咬牙切的咒駡著他,突然我想何不整整他呢,也叫他知道我的厲害,以後再不敢欺負我,幹就幹!我拿起一麻,的走屋去,哥哥正側身子睡在床上,只穿著一件小背心和一個小褲,可怎麽綁呢,他一手壓在身下呀,我的去撓撓他,他翻了個身趴在了床上,我乘迅速將他的手捆在他背後,“嗯?”他一下想了來,“甯寧,你幹什麽?!”他然我生氣,“哼!”我在他身上,把他的上身捆的和粽子一樣,他的兩腿蹬著“甯寧,我警告你,快把我放!”我正在火上,哼,今天要他顔色看看,我順手將床上他下的一內褲塞到了他嘴,“我讓你叫!哼,你在叫呀!”我恨恨的朝他著,哥哥不出聲音了,接著我又把他的兩腿和都綁的嚴嚴實實的,我在他身上,“才剛始!你最好不要動!”他在床上掙扎著,我得意的著,我將他拉起來讓他跪在床上,本來我想坐在他前面,可看著他憤怒的大眼睛,我有怕,於是我在了他後面跪倒的腿上,隔著子,他的肌肉有冰涼,不知怎麽的,我得我小弟弟有硬了,






不!不能就麽易軟下心,我找來黑布蒙上了哥哥的眼睛,我把他拖到了地下,讓他跪在牆角,我解他手的子,在他上放一個椅子讓他手起頂著,他當然不願意啦,一下就把椅子扔到了地上,可真令人氣,我拿那把椅子,把他活活按在那把椅子上趴下,然後將他和椅子捆在一起,我拿來一皮帶,朝著他身上就狠狠的抽去,我打了很久,哥哥身在顫,但他叫不出來,因爲嘴塞著那內褲,看著他的身,我本來有硬的小弟弟在居然好硬!我取出了他嘴的內褲,他居然有話,只是喘著氣,“喂!可是你自做自受,讓你平欺負我的!”我口對他麽著,心有些捨不得了,“我要你的命!”他突然出麽一句,我又火冒三丈!到在還麽嘴硬,我又一把將內褲狠狠的塞了去,將他從椅子上解下來扔在地上,“哼!我叫你威!”我朝著他又狠狠的一皮帶,看著他挺起的屁股,我又是一!樣還不,我在了他身上,“爬!”他不動“快爬!”他還是不動,我跳起身來對著他又是一猛踹,他在地上著,了會,我又解下了他上身的子,將他的小背心脫下來,只將他的手捆在身後,然後我又把他下身的子解,將他的內褲脫下來,我有捆他的腿,而是將子拴在了他脖子上,“你再不聽話,我把你拉到外面去逛一圈!”動,








“你如果要聽我的話就,不聽就動!”哥哥還是不動,我打了,就準備把他拉出去,他忽然很微的了一下,我很高他於屈服了,就又了,把他拉到了床上,將他脖子上的子一拴到了床上,我到了他身上,忽然我看到他的小弟弟也始硬功夫起來,我那就有一想脫衣的感,我有一幾乎是出自本能的動一把拔掉了他嘴的內褲,的用我的嘴填了個空白,我他強壯,但我壓著他,我又解了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想看看他的眼神,哥哥的嘴被我的嘴壓著,他睜著他大大的眼睛,那眼有不可思的神情,但他在好安,我有將我的舌伸去,只是壓著他強的嘴,呼吸著他的氣息,一秒、兩秒、……我們都有再動,突然他試探著將舌伸了我嘴,“唔,唔~”於是一場“舌戰”始了……我感受到了來自他下身的硬硬的西,最後當我的嘴哥哥後,他居然用一從未有的留戀的目光看著我,我將他翻個身,讓他跪起在床上,將他的按下去,讓他寬寬的肩膀和膝支撐著身,“腿分些!再分些!”哥哥的手被我捆在身後,他個姿勢很讓我心動,突然他變的麽聽話,一聲都不響,更是讓我,原有的氣憤變成了激情,我吐口口水在手心,朝我硬的的JJ上抹了去,又吐口,朝哥哥的後庭抹去,之後我迫不及待的抱著他的身子向他的後庭猛刺去,“噢~~~啊~~~”哥哥叫的好浪!入他身不是很困,




“哼!也不知以前和做!”我心想著,又有氣,就不顧他的叫聲,大力抽送,猛刺猛插著,“啊~~啊~~,好甯寧,慢啊,好痛啊~~啊~~”,他麽,我更加猛烈的抽插著,“唔~唔~~”哥哥肯定感到始爽了,於是小聲的呻吟著,哇,我感到快要射了,我也好累了,不,還不能射,我心想還要多幹他一陣,於是我放慢了速度,愣是射,又狂熱的操起來,直到我累的動不了了,才趴在哥哥身上不動了,他也累的腿一屈,完全趴在了床上,“甯寧,把我解,好嗎?”哥哥在我身下小聲的著,他一話我就來氣!“還完呢!!”我從他身上爬起來,用一大堆生紙將我的小JJ擦了擦,又幫他擦了擦後庭,順手就將一大生紙塞了去。我又拉著他跪起來,我坐到床上去,將搭在他肩上“你在有三個擇,當然啦,你可以一個,如果願意的話你三個全我也意見呀,哈哈。一,喝我的尿,嘻嘻,我知道你不會同意的,是吧?哥哥?二,舔我後面和我的,嘻嘻,個你考一下,三,以後聽我的話,讓我做你!考好了,我就放你,哈哈,在我要去洗澡了,等我洗完你就得告我!”




我跳下床要走,“甯寧,我想好了,放了我吧”然脖子被拴在床,手又背捆著跪在床上很叫哥哥受,“哈,好呀,你了哪個呀?是第三個吧,你個貨,我猜吧?”“嗯,”哥哥好象得很羞愧的似的答應了一聲,於是我解了他,我們一起去洗澡了。


以後哥哥就被我征服了!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级别: 侠客
UID: 392024
精华: 0
发帖: 1234
金幣: 1371 個
威望: 282 點
貢獻值: 5 點
邀請幣: 6445 個
在线时间: 32(时)
注册时间: 2018-11-19
沙发  发表于: 07-12
2048
描述
快速回复

一贴内多次回复或恶意灌水的直接永久禁言!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