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毒剑风流】(第三卷第十九章)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89160
精华: 0
发帖: 59474
金幣: 1057467 個
威望: 59373 點
貢獻值: 28 點
邀請幣: 240 個
在线时间: 28(时)
注册时间: 2018-05-27
楼主  发表于: 2018-05-29

【毒剑风流】(第三卷第十九章)


作者:八宝太监
2015/01/23 2048核基地论坛
首发ID:babaotaijian


  廉驰一边以手指扣挖崔月华的蜜穴,一边赞道:「月华你这里夹得可真紧!」
廉驰一面挖弄缠绕在手指上的嫩肉,一面向深处插入。崔月华已经将肉欲之外的
一切抛在脑后,喘息道:「啊……那里,好舒服……还要用力……」

  此时崔月华已经完全没有了对廉驰的反抗之心,只想尽情的享受那潮水般的
快感。廉驰却不再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维持着蜜穴中轻微的抽插抚弄,「那日
在凤阳,你和宫绿蝶是怎么逃出去的?老实交代出来,本少爷再让你更加舒服些。」

  崔月华被逼无奈,只得断断续续的道:「那日我和宫姐姐在房中相互安慰,
宫姐姐知道了我也受制于你的凝气散,而她刚好就知道那凝气散解药的样子,便
要我找机会去偷取解药。」廉驰撇嘴道:「我说那天你怎么会那样好心,去给我
揉头更衣,原来是偷解药去的!」

  崔月华咬牙道:「我恢复了武功,本想晚上再趁机去杀了你,不过宫姐姐说
你这狗贼下流手段极多,怕我们两人杀不死你,若是再落到了你的手里,恐怕就
再也逃不脱了。所以我才放过了你这淫贼,随着宫姐姐一同逃了出去。」

  廉驰手上微微用力,戳得崔月华蜜穴里一阵颤抖,「宫小娘说得倒是不错,
这次你再落在本少爷手里,以后就再也别想跑啦!」崔月华似乎却很是享受廉驰
在她体内的肆意蹂躏,闭着眼睛呻吟道:「你不用得意,以后宫姐姐肯定会来找
你报仇,到时候看你如何招架!」

  廉驰不屑道:「宫小娘若是敢自己送上门来,本少爷便也一并捉了,保准调
教得她像你现在一般服服帖帖!那天晚上,烧了我家宅院,是你们谁的主意?」
崔月华道:「是宫姐姐说,她还有好多同伴被你关了起来,要放火引开守卫的注
意,才好救人出来。后来我们挨间屋子探查,居然还找到了账房所在,从里边偷
出了好多银票,你这恶贼该是大大亏了一笔吧?」

  廉驰心想那二十万银票果然是被宫绿蝶偷去了,当时太原镖局正在缺钱的当
口,宫绿蝶得了那二十多万两银子的便宜,又顾忌女儿家的清白名声,这才忍气
吞声,没有大张旗鼓的对他发难。

  廉驰又问:「那你们逃出去后,宫绿蝶又说了什么没有?」崔月华道:「宫
姐姐说此事绝对不会与你善罢甘休,只是她家有尚有急事,暂时还没有时间与你
周旋,要我也暂时隐忍,等她安排好了家中之事,再一同来向你寻仇。」

  廉驰笑道:「那你怎么还独自一人回去李家庄寻仇,被李庄主擒住了送过来?」
崔月华一听便又生气道:「后来我再去莹翠楼想要见一见曾姐姐,没想到一问,
人家说她早就去了京城,我再仔细一查,才发觉你不过是雇了个寻常婊子来骗我,
我一气之下便昏了头,这才被你那混账属下擒住!」

  廉驰再问道:「李庄主是如何捉住你得?」崔月华抽噎道:「我已经什么都
和你说了,你快别问了,我好难受!」廉驰邪笑道:「看来你还是很喜欢给本少
爷玩的嘛!」说着手指又用力向里一插,崔月华脸上露出畅美的神情,「啊…
…就在那里……再用力些……」

  廉驰笑道:「一根手指好像还不够,改用两根吧。」他第二根手指插入小穴
里,崔月华的玉洞仍旧如处子般窄小,因此对黏膜的摩擦也很强烈。廉驰用两根
手指在肉壁上揉搓,强烈的满胀刺激让崔月华觉得好像呼吸都困难了。

  廉驰见时机已经成熟,拉过杨雪的小手,「雪儿,你帮我服侍你崔姐姐,这
小淫娃片刻没有人来玩弄她的小穴都受不了!」杨雪羞得满脸通红,被廉驰引导
着将手指插入了崔月华那紧致的蜜穴,又依着廉驰的吩咐慢慢抽动手指挑逗着崔
月华的情欲。

  廉驰急忙起身,几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衫,再看崔月华目光朦胧的看着亵玩
她下体的杨雪,看来她对女子确实有一些特别的嗜好,此番换做杨雪这妙龄少女
玩弄她的下体,虽然动作比起廉驰来要生涩许多,可是崔月华脸上却泛出了远胜
之前的享受表情。

  廉驰心中居然微微泛起了一丝醋意,过去自身后抱住杨雪,对崔月华道:
「小淫娃,看来你挺喜欢这样被雪儿玩的,那本少爷就先不用安慰你了,还是哄
哄我的宝贝雪儿要紧!」

  在床头拿过崔月华一直随身携带的双头龙,廉驰手把手的教着杨雪将一头插
入了崔月华的蜜穴,而另一端则让杨雪双手握着来回抽插。那龙身上许多凸起如
同几十根手指同时在蜜穴里动作般刺激,再加上自己全无反抗之力的任凭杨雪这
小美人玩弄,这异样的强烈刺激立刻让崔月华达到了一波高潮。

  廉驰让杨雪跪在崔月华的双腿之间,要她不停的去奸淫崔月华的蜜穴,再将
杨雪的衣衫除去,扶住她的雪臀,自后边一举插入了杨雪那早已动情多时的蜜穴
中。

  杨雪看了这好一阵子活春宫,蜜穴里一片湿滑,眼前又是崔月华那完全暴露
出来的淫穴,如此淫靡的气氛让杨雪立刻就攀上了高峰,一边淫叫一边随着廉驰
的动作玩弄崔月华的私处。

  廉驰在杨雪身后一边抽插,一边握住杨雪的小手,「来,少爷告诉你怎么能
让你崔姐姐开心!」轻轻的抽插着那插在崔月华蜜穴里的双头龙,「先不要这样
大气力,慢慢的逗弄她,让她自己心痒难搔,反过来追着你来玩她才好。」

  杨雪依言放轻了动作,只让双头龙在蜜穴里缓慢的浅浅进出,崔月华果然又
似舒爽又似难过的呻吟起来,下体一阵扭动,翘臀挺动着追寻着双头龙的奸淫。
而同时廉驰在杨雪体内也变得缓慢温柔,让杨雪觉得快感在不断积累,却始终不
得发泄,憋得心头好像一团火在燃烧,对于崔月华的苦闷感同身受,一边玩弄着
崔月华无法反抗的玉体,一边自己也迷乱的娇吟起来。

  如此抽插了几下,廉驰突然将胯下神龙抽出了大半,「现在让她期待得够久
了,再用力给她抽插一下,保准能让她爽到天上去!」说着虎腰用力一挺,全力
刺入杨雪那湿润温暖的玉洞。如此大力的一刺,让杨雪蜜穴中瘙痒多时的肉壁得
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之前积存的快感立刻一同爆发出来,杨雪全身一抖,口中
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手上也不觉间如廉驰般用力在崔月华的蜜穴里抽插了
一下。

  崔月华也立刻也同杨雪一般兴奋得全身紧绷,口中哭叫道:「啊,我要被你
们弄死啦!」廉驰大为得意,床上两个绝色佳人被自己一插同声娇吟,胯下的肉
棒又跟着胀大的几分。

  廉驰又再回复了刚刚那舒缓的动作,「刚刚这方法叫做九浅一深,先用九下
浅的让月华心生期待,再用一下深的把她插到天上去,如此反复循环,保准她以
后天天求着你来玩她的小穴。」

  杨雪听了羞得脸上发烧,正想说她可不想天天去欺负崔月华,却感觉乳峰上
一阵酥麻快感,刺激她一阵窒息,连话都说不出口了。廉驰一般揉捏杨雪小巧的
乳房,一边笑道:「你也学着少爷的样子去玩月华的双乳,尤其是小乳头要不轻
不重的捏几下,她才会更舒服些。」

  崔月华闻言贝齿咬紧下唇,却把胸口微微挺了起来,看样子也是极为期待杨
雪的爱抚。杨雪迷迷糊糊的学着廉驰的样子,一手随着廉驰在自己体内抽插的节
奏亵玩着崔月华的蜜穴,另一只玉手则探了上去,学着廉驰的样子,将崔月华嫣
红的乳珠夹在手指间,将手中的一软软肉揉捏成各种形状。

  杨雪夹在廉驰和崔月华之间,一边承受着廉驰的多方刺激,却又同时将这刺
激转嫁给崔月华,一边被人玩弄着身体,一边同样在玩弄着别人,这份异样的刺
激前所未有,让杨雪兴奋得口干舌燥。

  廉驰见杨雪后背的肌肤都泛起了一层粉红,看来这小丫头也极为享受这淫靡
的游戏,另一只手则探到了杨雪的双腿之间,在肉缝中寻到那兴奋挺立的小珍珠,
「雪儿,你们女孩家这里最是敏感,轻轻一摸就全身发麻,这样是不是很舒服,
你也去摸摸月华的这里看看。」

  杨雪空不出手来,崔月华那柔滑的乳房抓起了甚是舒服,她舍不得放弃,便
停下抽插崔月华蜜穴里的双头龙,用手去扒开崔月华胯间的肉唇。崔月华双腿被
大开着绑住,下体挺出甚多,肉唇一分开那泛着水光的小珍珠便毫无保留的展露
出来。

  杨雪微微惊讶的张大了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子欢爱间勃起的小珍珠,好
奇的伸出一根青葱玉指在崔月华花唇间的肉芽上轻轻一戳,立刻刺激得崔月华高
声尖叫起来。杨雪听到崔月华那兴奋至极的声音,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廉驰正在
她的胯下来回抚摸,她也没了许多思考余力,便学着廉驰的样子去抚弄崔月华的
私密之处。

  杨雪一手抓玩着崔月华的乳峰,一手再她的花唇间来回拨弄,刺激得崔月华
春潮涌动,可偏偏填满蜜穴的双头龙却停止了抽动,肉壁渴望着摩擦,她只得股
间用力,去挤压蜜穴中的双头龙,弄得露在体外的另一半龙身都来回抖动。

  廉驰见状微微一笑,按下杨雪的头,「雪儿,你别光顾着自己玩,你崔姐姐
没人来玩她的小骚穴,可是难过得紧呢!你用小嘴含住这一端,就可一边摸她的
身子,一边插她的小骚穴了!」

  杨雪依言含住另一端双头龙,随着廉驰的抽插,身子向前一拱一拱,借力衔
着双头龙继续抽插崔月华的蜜穴,而双手则不断的去刺激她身上的敏感之处。崔
月华终于又得到了蜜穴中的满足,便闭目享受起杨雪小手的玩弄,呻吟中都透出
了几分欢快。

  杨雪口中被双头龙填满,一声声呻吟便被憋在了喉咙里,那压抑苦闷的娇吟
更是刺激着廉驰的神经,动作也不知不觉的激烈起来。

  快感的迅速积累下,杨雪很快就达到了高潮,整个人都被快感冲击得癫狂起
来,吐出口中的双头龙大声淫叫,双手也紧紧抓住了龙身,手上抽插双头龙的动
作也没了初时的克制温柔,那狂野的力道让崔月华张口尖叫:「雪儿妹妹,姐姐
要被你玩死啦!你们两人一起欺负我,我快要舒服死了!」

  廉驰见两女在自己身下同时淫叫承欢,心中大感刺激,更是用力挺动,几下
就让杨雪泄了身子。杨雪无力的躺在崔月华小腹上,手上还若有若无的摆弄着插
在崔月华蜜穴中的双头龙,想到刚刚崔月华被自己玩弄得语无伦次的淫荡之态,
芳心中居然隐隐升起了一丝得意。

  崔月华喘气未定,廉驰又拔出她玉洞中的双头龙,解开她双腿上的绳索,把
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右手扶肉棒,顶在肉洞口上,用力刺了进去。

  「啊……好厉害……比双头龙还要大……」崔月华皱起眉头扭动屁股,承受
着廉驰新一轮的奸淫。廉驰用火热的肉棒在崔月华身体里面抽插,崔月华的头向
後仰着,用力摆动扛在廉驰肩上的双腿,蜜穴不停的受到冲击,悦美的麻痹让全
身都一阵阵颤抖。

  廉驰气喘喘的问道:「崔小娘,这下你可服了?」崔月华仰头大叫道:「廉
驰,你这王八蛋,你便是玩死我,我也不服你!」廉驰闻言更是大力的挺动,
「好!以后我便天天这样玩你,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崔月华闻言仿佛落入了无尽的淫海,但是身体上却更加兴奋起来,一边扭动
一边叫到:「快!快!我要,你来欺负死我吧!」廉驰也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崔月华高潮的肉壁一阵悸动,紧紧夹住了廉驰的神龙,那刺激的感觉让他再也无
法克制,立刻加力抽插,虎吼一声,在崔月华的体内射出了滚烫的阳精。

  第二天廉驰一睡醒,就匆忙找到师父白松,将对张北晨的怀疑说给他听。白
松闻言紧皱双眉,沉吟道:「小驰你所虑虽有几分道理,但是张总管一生追随老
庄主,忠心耿耿,几次不顾自己性命去救老庄主于危难,若说他会怀有二心,可
太过匪夷所思了。」

  廉驰冷笑道:「他对我爹忠心耿耿可能不假,不过我爹已经失踪几近四年,
他还会对我这孤儿有多少忠心?」白松以手指轻敲桌面沉思不语,似乎说什么也
不愿怀疑张北晨是刺杀廉驰的真凶。

  廉驰见状继续道:「燕子那日虽然见到了一个背影,不过以此认定江烈就是
凶手未免太过武断,后来师父你不也是认为咱们冤枉了江烈吗?」白松点头道:
「不错,以江烈后来的表现看,他的确不是凶手,但是他有不臣之心倒是证据确
凿,也算不上是冤枉了他。」

  廉驰一拍桌子激动道:「这就是了!但是为什么燕子会见到一个和江烈背影
极为相似的黑衣人?那是有人想要嫁祸给江烈,所以找了个和江烈相似之人故意
给燕子见到。咱们逍遥岛上那么多人,那凶手却偏偏挑出江烈去替他背黑锅,那
说明凶手早已确定江烈有许多确凿的不臣罪证,一查之下罪名立刻坐实,绝对不
怕再查到他身上去!」

  白松微微一愣,「这样说来,当初知道江烈暗中有不轨举动的,便只有张总
管一人而已。小驰你出事以后,张总管要我负责寻查凶手,也曾经暗示过我可能
是岛内人所为,应该从几位堂主查起。」

  廉驰的怀疑得到白松印证,便更加肯定张北晨乃是幕后真凶,「师父,张北
晨已经控制了逍遥山庄,他在蜀中半年,蜀中发生的许多大事却都不给我知晓,
很多属下更是都只听张北晨号令,这老鬼想要造反是肯定的了!」

  白松沉思半晌,「此事先不要给其他人知道,在陆堂主面前你也不要露出对
张总管有不满之意。对于张总管之事我们现在还只是怀疑,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即便他有不臣之心,现在也不是发难的时机,你目前还是以逍遥丹的解药为重,
我再想办法去探查一下张总管究竟有无反意。」

  廉驰无奈的点头答应,白松又道:「这半年来你独自闯荡江湖,武功可有些
长进了?」廉驰一听又来了精神,拍着胸脯道:「师父,我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的
武林四公子之一,人人都夸我剑法高明呢!」

  白松微微一笑,「你所学的天极剑法确是一门神功,只是不知你现在究竟掌
握了多少,咱们出去切磋一番,让我看看你武功有了多大进展。」

  廉驰信心十足的与白松来到演武场,他自觉这半年来闯荡江湖,武功比起逍
遥岛时又强了甚多,此时云松道人恐怕都再不是他对手,对上师父白松也应该能
撑到百招之外了。

  没想到一交手,就发现白松那穿花扇法招式大变,竟然融汇入了许多天极图
里的套路,折扇往复翻飞,让人心摇神驰,若不是他有心考较廉驰武艺,并未运
足真力,只与廉驰在招式上比拼,恐怕不足二十招廉驰就要落败。

  廉驰勉强支撑了七十余招,已经是累得满头大汗,摆手道:「不行了,师父
你变化过的穿花扇法太过厉害,我苦练了半年反倒更不是你对手了!」白松一收
折扇,合在手中一拍,笑道:「小驰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我看你这段时间里进步
神速,即便不用毒药,寻常高手也奈何不得你了!」

  廉驰抹了一把汗,「师父,你这改过的穿花扇法着实了得,快快传给了我,
我也不用去练剑了!」白松摇头笑道:「我这扇法乃是借鉴了许多天极剑法的变
化,自然是远远不及天极剑法高明,只不过是你功力尚浅才没显出剑法威力。即
便你和我学了新的折扇招式,运用起来也难以及得上你现在的剑招,还是安心的
研习那天极剑法吧!」

  廉驰点头哦了一声,白松又道:「不过我这半年来修改折扇招式,倒是对于
玉蝶身法与天极图招式的配合颇有心得,你若是能将身法与招式完美融合,招式
威力立刻便能增加两层。」廉驰听了大喜,「师父赶紧教我!」

  这半年来廉驰的玉蝶身法也大有长进,白松先是又指点了他一番身法诀窍,
纠正了几处谬误,再引导他领会如何利用身法配合剑招变化,或取巧或借势,果
然让廉驰的天极剑法更见威力。

  廉驰兴致勃勃的随着白松习练,一直将白松所授掌握得七七八八,这才收剑
停下,转头一看,却见到杨雪正拉着卫秀秀站在演武场边上,也不知两人到了多
久,自己专心习武居然都没发觉。

  廉驰笑道:「雪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杨雪用力点头道:「是,少爷,
雪儿也想要学武功!」廉驰奇道:「从前你一直不喜欢练武功,怎么突然又想要
学了?」杨雪嘟嘴道:「都是因为人家不会武功,才被你赶回家来,如果学了武
功,就能陪着少爷一起闯荡江湖啦!我回来后燕子姐就教我打坐练功了,她还说
少爷你剑法厉害,要我等你回来了,再向你来学好剑法,才能陪着少爷一起去江
湖里杀坏人。」

  廉驰心知单燕完全是在敷衍杨雪,她现在才开始学武,没有个八九年也别想
练出什么名堂来,到时候杨雪武功差劲,再被他留在家中肯定又要缠人哭闹,现
在这皮球被单燕踢了过来他却不得不接,只得挠头道:「少爷这剑法虽然好,却
是不适合女人练的。」

  杨雪听了一脸失望,廉驰急忙又补充道:「你燕子姐的武功也不错,不过她
有了身孕动不得,没办法给你演示招式,不如你去和崔月华学武功吧,这小娘的
刀法应该也不会太差才是。」廉驰知道崔月华的嗜好,若是给她机会指导杨雪武
功,这女色狼定是千肯万肯,绝不会说出个不字来。

  杨雪一听果然脸上一红,跑到廉驰身边在他耳边轻声道:「今天早上你不声
不响的出去了,我和崔姐姐醒过来却不见了你,我见崔姐姐被绑了一晚上可怜,
就帮她把手上的绳子也解开了,她却趁机抱着人家乱摸,我可不敢去和她学武功。」

  廉驰揽住杨雪腰肢低声笑道:「不用怕她,她要是再敢来欺负你,少爷就再
像昨晚一样把她绑在床上给你随便摸着玩,把什么便宜都占回来!」杨雪眨了眨
大眼睛,微微惊讶道:「少爷,你别不是就喜欢看女孩子互相摸别人身子吧?」

  廉驰被杨雪说中心思,脸上居然也不禁微微一红,用力拍了她小屁股一巴掌,
「少爷是帮着你呢,你倒是怀疑起我来了!」杨雪把脸埋在廉驰怀里,「才不是
呢!昨晚你硬拉着人家的手去欺负崔姐姐,然后你那东西就变得比平时更硬了,
肯定是喜欢看我和崔姐姐那样子才会变硬的!你看,刚刚一说要把崔姐姐绑起来
给我随便摸着玩,你那里又变硬啦!」

  廉驰胀大的肉棒被被杨雪抓在手里,一脸尴尬的低声道:「你这小淫娃,当
着秀秀的面也敢胡说八道?」杨雪这才记起卫秀秀也跟着过来了,急忙推开廉驰,
正见到卫秀秀在旁边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杨雪大是羞窘,对卫秀秀道:「秀秀咱们快去准备中饭,等下吃过了还要去
镇子里办年货呢!」说着便慌忙当先离开,卫秀秀向廉驰施了一礼才追过去,想
要像平时一样去牵杨雪右手,杨雪却顾忌刚刚她右手还抓过廉驰下体的不文之物,
急忙将右手背到身后,让卫秀秀拉着她的左手一同去前院了。

  午饭时候廉驰见单燕食量远胜从前,尤其喜欢吃些陈醋多的菜肴,心想人都
说是「酸儿辣女」,更是觉得单燕腹中定是个男孩,欣喜之下对单燕大献殷勤,
又是布菜又是端汤,看得杨雪都微微眼热起来。

  单燕吃过了饭,对廉驰道:「下午咱们家要去镇里采办年货,雪儿还是第一
次在中原过年,喜欢热闹也吵着要去,我看不如你也一同跟去吧,也好照看一下
她。」廉驰也是未见过中原新年的热闹场面,闻言立刻答应,「燕子,可惜你现
在有孕活动不方便,就不能和我们一同去逛了,你有什么想要的玩意没有,我帮
你买回来。」

  单燕摇头道:「采办的单子已经给刘婶了,该买的她自会去买,你们只管散
心游玩便是,没什么要你们操心的!倒是事先不知白堂主和陆堂主会来,我临时
填上了几样礼物给两位堂主,你等下去问刘婶要单子来看看合意不合意,若是不
行你便重新写几样给刘婶便是了。」

  廉驰见单燕考虑得如此周详,家里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心中甚是感激,揽
过单燕在她嘴上重重亲了一口,带着杨雪和卫秀秀去码头和刘婶汇合。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