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7-8)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89160
精华: 0
发帖: 59474
金幣: 1057467 個
威望: 59373 點
貢獻值: 28 點
邀請幣: 240 個
在线时间: 28(时)
注册时间: 2018-05-27
楼主  发表于: 2018-05-29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7-8)





作者:luoiltmes
2015年1月24日发表于 2048核基地论坛
首发网站:本站首发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7)   

       「莫梓灵!!!!!」从老总那边办公室里传来的怒吼让我不由得抬手捂住
了耳朵,下意识得扫视了一眼同办公室里的同事们,每个人的脸上不出意外的都
流露出了看好戏的笑容。

    「哎……又来了……」作为办公室主任的李姐用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无奈的
摇着头,叹了口气,然后装作没有听见的继续动笔写着什么报告。

    「喂,小灵灵,妳又怎么欺负我们老总了?」坐我对面的是办公室的副主任
杨哥,每当听见那个声音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肯定又是我给老总的材料或者什
么东西出了问题。

    「没有啊,我很无辜的说,小罗总叫我打了份情况说明给他们,说是汽车合
格证没有到,所以落不了户,只能去办个临时牌照的报告,没有什么啊。」我冲
着杨哥摆摆手,显示着自己的无辜。

    但是周边的同事才不会相信我的话,因为每次出这样的事情,我都是表现的
这么无辜的,「切,妳就吹吧,小灵灵,妳哪次不是这样。」办公室的另外一个
女生,和我差不多大,只小了我2 个月的同事小英一边说一边嗤嗤的笑着,同时
还不忘拉拢一些战友,「呐,你们说呢?」

    「就是就是。」「她总是这样。」剩下的一男一女小李和小郭一起点着头。

    「……」对于他们的话语,我只能保持沉默,鬼才知道我又做错了什么,可
是我已经核对了一遍了,没有发现错啊。

    哦对了,忘了做下自我介绍,我叫莫梓灵,今年24岁,毕业于一所二流的大
专学校,目前在一家汽车销售公司担任公司里的文员。小名叫做灵灵,原本老爸
和几个叔叔都喜欢随着他们的叫法,叫我灵儿的。但是因为当初外公说两个字一
起叫更好听,如果不这样叫的话,「我就叫我女儿让你睡书房!」外公是这样威
胁这父亲的,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迫于外公的淫威,父亲不得不改口,并同时
也让几个叔叔和姑妈改口叫我灵灵。事实证明外公是很有预见性的,因为十几年
后的今天,灵儿这个称呼已经成为了某段佳话里的女主角的名字,我实在无法认
为自己可以配得上这样的称呼,与其现在来改,还不如早早就改了的好。

    说是配不上那样的称呼,并不是我的长相怎么样,而是因为那位女主角的为
了一切付出的勇气和真爱是我远远比不上的。至于相貌方面,有着一位漂亮大美
女的母亲的我,注定了有着一个美女的模板。除了1 米58的身高暂且不说,也请
不要再问。诸如大部分小说里的瓜子脸打底,从上往下来看,一对可爱的眉毛还
带着我小时候的俏皮感觉,在可爱的双眼皮下却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黑色眼
睛。如果说我的眉毛还带着我小时候的俏皮的话,那么这双眼睛则是每次做坏事
后总会无辜的看着别人。因为闲打理麻烦,所以睫毛修了下,并不长,但是反而
更衬托了表现无辜时的那种委屈感。一只小巧的鼻子下面是同样小巧的嘴,薄薄
的粉色嘴唇不用擦什么口红也显得非常诱人,用办公室里杨副主任的话来说,这
是张诱死人不偿命的可爱小嘴。

    说到这里,不得不发现,只是形容了一下我的脸部,为什么一连用了好几个
可爱呢?原因就是,母亲遗传了我一个很好的模板,可是我却长着一副可爱的娃
娃脸。

    顺着脸部之后,一头过肩的黑色头发被我染得带上了一些深棕色,只有在及
其明亮的光线下才会显得与周围的头发有些色差的区别。喉结!当然是没有的,
肩膀和大部分女性一样,不宽,显得比较柔弱。三围的话:77 60 82(对比:按
照标准身材来说应该是 80 54 86 )只有77的胸围一直是我的痛,为什么母亲明
明有着88的胸围,遗传到我这里就完全差了11个单位!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60的腰围倒是堪堪达到了我的底线,如果再上去的话……请不要想象那些细
节……82的臀围。然后紧接着就是我最满意的地方,我有一双令我认识的所有女
性都羡慕的白皙双腿,就连我的母亲都说我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到这双腿上面了。
而除此之外我还有一双非常可爱的35码的小脚,这是我的秘密,除了私密的家人
和某个被称为未婚夫的小男生外,几乎没人看到过。因为用着不错的保养品,所
以白白滑嫩的肌肤一直是许多同学和同事羡慕的对象。

    外貌介绍完毕,现在说说自己的情况,我的家里是市里的有钱人家,父亲是
一家大公司的老总,经营着房地产,汽车销售,酒店及一些其它项目,而天然呆
的母亲则是父亲的首席秘书。形影不离的二人总是到处在秀恩爱,但令人惊讶的
是直到现在也恩恩爱爱,并没有像网络上说的一样是分的快,而且两人的恩爱令
许多夫妻都非常羡慕,就连我那未婚夫的父母,应该也是我的岳母和岳父吧,也
都羡慕不已。当过兵的爷爷和作伴的奶奶早已去世,几个叔叔和姑妈也有各自的
生活,有做工程的老板的小姑妈一家,有在单位上班的小叔叔一家,也有家庭条
件一般开着个小店铺还兼职做了几家会计的大姑妈一家,和自己承包了几个鱼塘,
已经又黑又瘦的二叔叔一家。我的父亲是他们兄妹五人的(嗯……那个形容词不
是很想用)长男,在他上面有大姑妈,在他下面的话就只有二叔叔,小姑妈和最
小的小叔叔。

    其实爸爸他们兄妹几个的关系非常不错,平时有点什么还是会相互照顾相互
帮忙的,但因为那个年代的人,有着自己的追求和自己的骄傲,在没有涉及到自
己底线的时候,他们宁愿不接受兄弟姐妹的可怜资助,而是凭借自己的双手用血
与汗打造自己的生活,那样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很充实,很满足。就如同我曾经
问过小叔叔,为什么他不愿意在城里去住一个漂漂亮亮的房子,而是在这里又苦
又累的干活呢?是我爸爸不给你钱么?我的小叔叔是这么说的,「好的生活,谁
都想要,但是苦日子却是永远都离不开的,只要能和和美美的生活着,那么苦一
点,累一点又怎么样呢?你的爸爸虽然是一个大老板,但妳自己都知道,他连在
家陪妳和小依丫头的时间都没有,这对于他又何尝不是苦日子呢?」小叔叔虽然
还是拿了爸爸资助的钱,给他的家人在郊外自己盖了一幢不错的房子,但是依旧
还是每天又苦又累的劳动着。

    沉重的话题说话后,又回到家庭里的介绍,父亲的家庭说完了,该母亲那边
了,母亲是他们家的掌上明珠,外公是一位局长退休下来的,目前在家里闲着,
每天就是和小区里的老人下下棋,聊聊天什么的。外婆是一位没有行医执照的赤
脚医生,依照祖传的医书和医术,能偶尔治疗点小病,扭到脚啊,小胃痛啊,扁
桃体发炎啊什么的,在外婆这里随便弄点草药,比直接去诊所或者医院要划算。
(作者这边就有这样的小诊所,什么胃病啊,咳嗽啊什么的,去他们那里弄点草
药面比直接去医院还管用,当然有时候特别严重的时候还是得打针得。)

    完全不知道这两位是怎么走到一起得,父母亲也没告诉过我,所以我也没问。
我的家里除了父母还有我以外,还有一位可爱又令人咬牙愤恨的妹妹——莫梓依。
不过在两位老人家的眼里,我的妹妹莫梓依可比我受欢迎多了。说道这里就不得
不提到我这个可怜的妹妹,莫梓依,15岁,比我小9 岁又5 个月,我是5 月份的,
她是10月份的。在以前母亲怀着她的时候,有一次胃疼得厉害,正好外婆又外出
帮人家看病去了,所以母亲只能自己找药吃,可因为天然呆的关系找到了一种酷
似治疗胃病的草药,在问也不问的情况下吃了那个草药。实际上那个草药是外婆
帮着别人找的,是为了治疗别的病症所用的,带有一定的毒性。结果不用说,母
亲直接就中毒了,如果不是外婆回来的及时,又是吃什么解毒草,又是叫救护车
的,恐怕最后母亲和还未出生的妹妹就早早离开了。可即便是这样,在医院里又
是洗胃又是做各种检查的母亲还是让妹妹落下了病根,一到晚上的时候就会全身
发冷,发抖,头昏的感觉,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有晕倒过去。而这正是那种草药毒
性的体现,即便是当时救助的及时,还是有一部分的毒性给小依给吸收了。

    不过随着医疗科技的增长,小依的病越来越轻了,再加上外婆根据祖传医书
里找来的配置药液,用来清洗身体以达到解毒的效果,现在的小依越来越不会出
现直接晕倒的情况了,但是发冷,发抖和头晕的症状还是时有发生。为此不得不
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医院接受检查,或者去外婆那边泡草药澡。话说那个味道超难
闻的,比我问过的任何一种中药都要难闻。也许是因为接触比较多的关系,外公
和外婆比较亲小依,对此我倒是无所谓,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至于我为什么会愤
恨这个小妹妹的话,得从她的相貌说起。

    说说小依的相貌吧,有着母亲的遗传和我的前科……(好吧其实和我没关系),
年级小小的小依已经有了不错的发育,身高1 米46,已经比她们班大部分男生都
要高了,微微隆起的胸部已经比荷包蛋大了许多了,至少我在她这个年级的时候
还没有荷包蛋大(怨念),和母亲及我一样的瓜子脸,眉毛与其说像母亲不如说
像我比较合适,然后就是比我要长要漂亮的睫毛,比我要大的眼睛,明明只是单
眼皮却已经比我大了,要是以后变成双眼皮可能还要变得更大,就如同动漫里的
那些卡哇伊美少女一样。可爱的小琼鼻,是我每次总会欺负的对象,用樱桃小嘴
来形容小依是绝对没有任何不适的,同样也是非常的诱人,就连我也会心动。而
且很开心的是,在某次生日上,已经把小依的初吻给夺到手了,与其便宜那些坏
男生,还不如被我这个当姐姐的给夺走比较好。小依的双腿也显得比较修长,虽
然比不上我就是了(自恋中),但是依然是非常吸引人眼球的,就连某个小色狼
未婚夫也会偷偷的看她的腿。所以,嫉妒,羡慕,恨就是这么产生的。

    既然已经说到了他,那么就不能不介绍了,名叫段伊航,15岁,小我9 岁又
3 个月,比小依大2 个月,位于8 月中旬出生的小家伙就是我的未婚夫,经常被
我叫做小航。虽然人小,但是头脑却没变……(呸呸呸……为什么某个万年小学
生的自我介绍进来了),虽然人小,但是智商却挺高,据说已经自学了高中方面
的知识。小航长得偏向母亲,因为他母亲也是个大美女的关系,所以小航毫无意
外的有着一些女孩子的特征,比如娇嫩的肌肤,可爱的脸,笑起来会出现小酒窝,
纤细的身体。但是别这样就认为他好欺负,从小就跟在着我的他简直就是无恶不
作,各种调皮捣蛋不说,还会打架,而且同龄人一对一的时候还很少有打得过他
的。不过成绩也是意外的好,毕竟是自学到了高中方面的家伙。性格简直是让人
无法直视,小时候多可爱的一个小朋友,为什么现在越大越调皮,越大越可恶,
越大越会欺负人。真是最讨厌了!

    因为家里父母经常不在的关系所以常常一个人独立生活,再加上家庭的关系,
比较早熟。父亲是市里的一位局长,经常忙不上回家,母亲则也是个大老板,不
过与我父亲不同,小航的母亲是专门做服装和化妆品生意的,在有了4 家本市连
锁超市外,还有一家中高档综合商品的大卖场,是个非常漂亮而且有能力的女强
人。但同样,因为生意方面的关系,所以会不在家。从而导致了小航独立,早熟
的心理。家里的亲戚比较多,而且比较杂,在各个方面都有些这样那样的关系。

    小航的外公是退休下来的市级干部,似乎很有权势,外婆也是一位不小的干
部。爷爷也是退伍的军人,似乎和我去世的爷爷也是好朋友,是属于团长和政委
那种级别的吧。不过我的家里到爸爸这一辈已经没有人再继续当兵了,而小航家
除了小航的父亲是走政治道路外,他的2 个叔叔还是继续着老一辈的军营传统。
而他的父亲当上局长,似乎与我的外公又有一些关系,不然凭借着小航的外公,
也没可能年纪轻轻就坐上局长的位置。

    我们两家的交情是可以追溯到爷爷的爷爷那一辈,两家的老一辈先是关系非
常不错的邻居,当11区岛国发起入侵的时候,两位老一辈都一起步入了军营,一
起扛着枪一起打鬼子。再之后似乎还参加过解放战争,等到新国家成立后,两人
带着荣誉回到家里。一个继续当兵,一个转为政府工作,不用多说,我爷爷的爷
爷是当兵的,小航的爷爷的爷爷是做官的,不过即便是这样,小航的爷爷的爷爷
还是忘不了部队的感情,让自己的其中2 个儿子继续加入军队,另外1 个儿子则
走上政治的道路。然而到了父亲这一辈后,我家已经彻底脱离了军队,凭借老一
辈留下的关系经营起了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而小航的家里则是开枝散叶了,所以
我们两家人的交情一直非常不错。甚至老一辈的人们还做出了指腹为婚的春秋大
梦,可是直到父辈这一代之前,一直都是生的男孩。而当爷爷和奶奶剩下了我的
二位姑妈后,已经不是很流行那种事情了,再加上家庭的各种原因,也就不了了
之。

    小航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我妹妹小依的同学,直到现在也是,要说没有家
庭关系的介入,谁信。不过相比起小依来,小航腻我的时间比和小依在一起的时
间多多了,一直被我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待,这也为后来的事情奠定了一定
的基础。

    至于小航为什么会是我的未婚夫呢?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如同一个言情小说里
的狗血情节,那是我21岁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某次大学放假回家,应高中同学的
邀请去了本地新开的一家酒吧里喝酒,本就不胜酒力的我很轻松便醉晕晕的,被
几个不认识的男人搭讪后,不知不觉喝下了混有催情作用和昏迷作用药粉的酒,
正当昏昏沉沉没有力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和同来的高中同学要被几个男人
带走的时候,刚好来酒吧里找人的小航撞上了我们。也不要问一个才12岁的小学
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酒吧里,那是因为这个酒吧是他的一个远房表哥开的。早
熟的小航看到我的情况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上叫人拦住了我们,并喊来了
他的表哥。各种亲戚的小航和他表哥想要摆平这些家伙当然是非常简单的,他的
远房表哥喊人把我和我的同学带入了酒吧的员工休息室,并让小航留下照顾我,
然后就带着人去料理那几个胆敢对我下药的家伙,据说最后还喊来了警察。

    酒吧里的员工休息室共有2 个,一个女性用,一个男性用,因为空间不大,
小航的远房表哥把我安排到了女性休息室。也就是在这个休息室里,事情发生了。
当然……不是小航对着已经中药的我下手了,而是我反过来把他给推倒了。作为
那么一个富有家庭的女孩,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温室里的花朵,不然也就不
会和同学到这种经常出事的酒吧里来。所以一些成人电影,还是有偷偷看过的,
尤其是在大学那种满宿舍都是女性禽兽的环境下。而在喝了混着药物的酒后,可
能是因为用于昏迷的成分不多的关系,只是没过多久就已经回复了力气,借着酒
精和催情药的发作,我成功的完成了华丽的推到事业。把屋内唯一的一个男孩子
给推到了,(请不要问一个小学的男生为什么能被推到,这个可以参考H 系列的
动漫,小孩的时间。)同时,据说就是在另外那个房间里,我的同学也同样把小
航的远房表哥给逆袭了,之后两人还迸发出了爱情的火花,最后结了婚,真是可
喜可贺,可喜可贺。

    而被我推到的小航,则是第二天和我一起面见了双方的家长,出了这么大的
事情,两家人迅速做出了反应,召开了两家联合家庭会议。讨论,讨论,无尽的
讨论。失去了第一次的我和小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背上的感觉,虽然在那天晚上
之后是很疼没错了,但是并不影响我和小航继续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表面上我没
有像小说或者漫画里表现得那样悲观,吾辈应该是很开放的,按照大学舍友的话
来说,我已经是个老处女了。到了21岁才失去第一次已经算是很晚了吧,与其被
那几个可恶的臭男人给占有,还不如给小航来的好,而且我也没吃亏不是,这么
小的一棵嫩草就那么被轻轻吃掉了。为此我还表现得开心的不得了,我能够很光
荣的回去告诉我的广大禽兽舍友,我终于不是处女了。可是心里却如同被什么揪
住一样,如同窒息一般的难受。我知道自己一定不能表现出任何的负面情绪,他
还那么小,而且整件事情几乎可以说是我咎由自取,如果不是我和同学去那种地
方,就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相比起我装出来的开朗和笑颜,小航反倒是对我有些不好意思,早熟的他当
然知道那种事情代表了什么,面对我的调戏他还会脸红,还真是可爱极了。那些
事情的确不应该由他来承担,既然是因我而起的事情,就让我自己一个人承受这
种痛苦就好了。不过似乎是因为我们俩个发生了那种关系的原因,总感觉在一起
的时候,会不时心有灵犀的相互看向对方,不小心碰到手啊什么的也会有触电的
感觉。也许小航还比较小,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可是我觉得小航对自己来说,
已经不再是弟弟那种当初的单纯关系了,毕竟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是我的第一
个男人。为什么,会那么的心痛,那么的悲伤,那么的想要哭泣。

    对比起我没心没肺的表现,和小航的不知所措。长辈们却为我们操碎了心,
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如果处理不好,甚至会葬送掉两家长久以来的关系。
身在各地的亲戚都飞也似的聚集到了一起,特意包下了一家熟人的酒店,住宿吃
饭和开会几不误。原本在我看来很小的一件事情,却惹出了大麻烦。虽然是因为
我的主要责任居多,但是毕竟和小航发生关系是不争的事实。为此,两家的几个
亲戚还吵了好几次,用来讨论的整个大厅里都是亲戚们的吵架声。那时,由于所
有人都在一起开会,当然少不了要一起吃饭。在吃饭的时候借着用酒来消解下愁
闷,但是却因我和小航的事,又不小心发生了口角,到后来的吵起架来。

    「小航可是那么小的孩子,就让他负责是不是太乱来了了?就没人考虑过他
的心情吗?」「虽然小航还小,但怎么说也是个男孩子,灵灵可是女孩子,这样
就没了贞操,你们让她以后怎么办?」「现在贞操值几个钱啊,网络上不是说了,
那层膜,补补也就有了,而且再说了,本来也是她自己……」「妳说的是什么混
账话,虽然小航是我们段家这边的,可是灵丫头那边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妳怎
么可以这么绝情?」……满屋子的亲戚吵成了一团,就连我们两家的一些年还小
的小孩被吓得在一边哭都没有人去管,有些稍微年级大的则是躲的远远的,不敢
呆在这边。而我抱着小依静静的看着他们,对面的小航也被他的父母牵着站在原
地,偶尔扫过来的目光与我交汇,换来的是我苦涩的笑容,泪水划过脸颊,没想
到事情竟然会闹的这么大,这些原本非常亲切的各种亲戚和叔叔、阿姨们为了我
的事情发生争执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懂事的我应该要做出决断,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再继续下去了,所有的过错都
应该由我一人来承担,就当是我一次不成熟表现的恶果吧。

    「不要吵了!」下定了决心的我放开妹妹,站了出来,整件事情因为我而起,
也就因为我而结束吧。「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指小航那边),叔叔,阿姨,不
要吵了!」没关系的,我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失去了贞操么,我本就是
家里出了名的捣蛋鬼,从小带着一群孩子恶作剧到大,在家里可是闯祸出了名的,
什么处女什么的,对我来说也没那么重要吧。此时,我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
都吸引了过来,在这挤满了亲戚和熟悉面孔的大厅里,我扫视着众人,鼓起了自
己当初做各种恶作剧和捣蛋时用的勇气,「不就是处女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
如同阿秋阿姨说的,那个东西补补也就有了,大家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再吵什么了。
呐,爸爸,妈妈我们回家吧?」任凭泪水的落下,我的语气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除了是家里的捣蛋鬼,却也是爱哭鬼,只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或者不顺心
的东西,我就敢哭给你看。

    父亲和母亲走过来,一言不发,紧紧的抱着我,他们并没有责怪小航什么,
就如同小航的父母也没有责怪我一样。我们两个和妹妹,还有别的孩子,都是这
些长辈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人与人的感关系情却早已定
下了。这时,大家也才陆续发现了周围哭哭啼啼的小孩子们,身为女性的阿姨们,
婶婶们,姑妈们,姨妈们连忙跑过去照顾那些小孩,同样也把那些在远处看热闹
的孩子赶远点,以免又闹出什么。本来就已经够烦了,不能再添乱了。

    我的话起了作用,所有人停止了争吵,但并不是像我想的一样,能回家就回
家的,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召集来了这么多的人,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不说我和
小航的父母不答应,就连长辈,甚至那些老一辈的老人们也不会答应的。事情远
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男人们都沉闷着没有说话,抽烟的抽烟,喝
酒的喝酒,女人们则领小孩的领小孩,有几个阿姨还偷偷的哭了起来,这么大的
事情是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就连男人们都没经历过,也许这会是我们莫家和
段家家族里上的一个污点吧。

    「都成什么样子,啊!你们看看,你们连个小女娃都不如。」作为外公他们
老一辈,小航的外公因为经历的最多,在两家的地位也最大,所以被推举出来发
话了。至于他的爷爷,因为不善言辞,所以把机会让给了老亲家。老人的话震慑
着在场的所有人,即便他与我们家这边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却谁也不敢忤
逆他。「现在灵丫头还不能够回去,这件事情必须有个定论,国忠(我的父亲),
清芸(我的母亲),你们先陪陪孩子。」小航的外公夏老爷子冲着我的父母说完,
又转向了其他人。

    「所有人都好好想想,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虽然小航还小,但是身为段家
和我们夏家的后代,是需要承担自己的责任的!灵丫头虽然已经成年了,但是女
孩子的第一次有多重要,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别用什么开放什么的事情来说,老
头子我就死认这个理了,女孩子的第一次,放在古代,那可是关乎性命的东西,
我们不能草草的处理。」「我也是同样的看法,和亲家公一样。」部队出来的小
航的爷爷按熄了手上的烟蒂,对着小航的父母说,「承德,晓丹,虽然小航是你
们的儿子,但是也是我的孙子,所以不论最后做出什么决定,我希望你们不要有
太多的想法。」「放心吧,爸爸,我们知道。」小航的父母都是有着很多经历的
人,他们很疼爱小航,但是看着我从小长的他们,同样也把我当做了半个女儿看
待。

    老爷子冲着所有人说完了话,又转向我,「灵丫头,这件事情因妳而起,如
果不是妳的胡闹,最后也不会这样。」他很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但是妳是
我们所有人看着长大的,所以我们一定会给妳一个交代的。」

    「真的不用了,段爷爷,各位爷爷,外公,已经够了,不要再为了我再去想
什么了。」我摇着头,向老爷子们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们这辈人就是这样,处
女什么的已经看的不是太重了,与其被那些男人夺走,给小航已经是我非常庆幸
的事情了,而且就像段爷爷你说的。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不用再为了这事再麻
烦大家了,再说了其实是我对不起小航,并不是小航对不起我。」我看向和父母
站在一起的小航,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比哭都还难看的笑脸。

    「……」我的话让段爷爷都给顿住了,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为好,纵然经历
过许多事情,但是这样的事还是第一次。所有人都沉寂了,不论做什么都小心翼
翼的,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事情似乎就是这么的陷入了僵局。

    「既然灵灵姐对不起我,那就嫁给我怎么样?」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沉默
不出声的时候,小航放开了拉着父母的双手,飞快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挤到了我
的父母中间,轻轻的环抱住了我的手,微笑着向所有人宣告着自己的誓言。「既
然灵灵姐那样说的话,直接嫁给我就好了嘛。」

    「……噗……」不知是谁在喝水的时候喷了出来:「砰……」也不知道是谁
直接坐着椅子摔倒在了地上;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我和小航。「你个臭小子,在
说什么啊!」小航的父亲快步冲上来,一把拉住了小航的手臂想要把他拉回去。
可是小航却鼓着劲没有顺从父亲,而是很坚定的抱着我的手。

    「怎么样,灵灵姐?我的提议怎么样?」他一边对抗着父亲,一边向我询问,
可爱的小脸因为用力而憋得红红得,抱着我的手也非常用力。对于他的问话,我
竟然毫无反应,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承德!」这时,段老爷子突然开口,他的声音让小航的父亲停下了拉开小
航的动作,而是奇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没有了父亲的拉扯,小航也不用再用力的抵抗,但是他却没有放松抱着我手
臂的双手,「灵灵姐?妳可以嫁给我吗?」眼前熟悉的小脸冲着我关切的问出了
第三遍问题,从一开始的微笑,到后来的认真,再到现在的关心,我心里的什么
地方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但是我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的问题,更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他的问题。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人小鬼大的,知道什么叫嫁给你么?你
怕连结婚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小航的爷爷夏老爷子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打击
着小航的信心,但是那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却止不住的笑了起来,看来他似乎想
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我当然知道,可不要小看我。」小航冲着自家外公和爷爷露出了自信的笑
容,「像外公说的,在我国古代,就有因为占了人家女孩子的清白而一定要娶人
家女孩子的先例,这我没说错吧?」小航自信满满的反问自己的爷爷。

    「呵,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事?」军人出身的夏老爷子很是感兴趣的大笑了起
来,仿佛碰到非常感兴趣的东西,他走到了自家儿子的身边,把哭笑不得的儿子
挤到了边上去。

    「我是自己看书看来的。」小航认真的点点头,「就是灵灵姐读给我的书。」
「……」对小航的话,我竟然无言以对,因为读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看言情小说
之类的东西,于是也就当做故事讲了给小依和小航听,于是……

    「……」我感到人们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扫了一下,然后又落在了小航的身上,
期待着他还有什么震撼性的发言。虽然还在伤心难过,但是脸上还是不由得一红。

    「而嫁给我的意思,就是灵灵姐要和我结婚,嫁入我们段家,如果按照古时
候的说法,她以后会被称为段夫人,如果按照外国的说法,她以后会直接随着我
姓段。以后会跟我一起生活,一起组建一个和爸爸妈妈一样的家庭,一起生自己
的孩子,一起养育他张大人成人,一起……」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小航滔滔不绝
的讲述着嫁人的意思,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以后自己会经历这么多的事情。

    老人们脸上的愁苦渐渐的变了,一张张老树梨花开的脸上满是慰藉的笑容,
夏老爷子和我的外公不断的点着头,几个奶奶和外婆也相互看了看对方,欣慰的
笑了。几个叔叔之间小声的说着什么悄悄话,然后偷偷的笑了起来,阿姨和姑妈
等人则是有的急忙拉着小孩离开,有的露出了赞赏的笑容。父亲搂着我肩膀的手
松开了,轻轻的拍了拍小航的肩膀,鼓励的看着他。原本我的母亲还想要说什么,
却在父亲的示意下,拉着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妹妹站到了一边。小航的爷
爷则是把手放到了小航的头发,把他的头发揉成了一个鸡窝,可是俩上的笑容却
是怎么都挡不住的。我低头看着这个才刚刚到我胸口的小家伙,从来没有发现,
身前这个抱着我的孩子已经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小男子汉了,一阵阵的暖流通过他
的手臂传达过来,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令人安心。

    「哇……」我跪在了地上抱着小航大声的哭了起来,毫无形象的哭了起来,
想要把心中所有的一切都一次性发泄出来,好委屈,好难过,好痛苦,好害怕,
差点就被不认识的陌生人给强奸了,差点就已经绝望了,差点就已经……「我好
害怕……我好害怕啊……」我抱着小航大声的哭诉着那天以来积攒下来的所有压
抑。生怕自己被强奸,生怕父母亲不要我了,生怕小依不认我了,生怕小航以后
再也见不到了,生怕自己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了。

    「灵灵……」母亲想要走过来安慰我,但是被父亲拉住了,他冲着母亲轻轻
的摇摇头。「灵灵是因为小航才哭的,这个时候就让小航陪着她吧。」直到这个
时候,大家才知道这几天我都是怎么过来的,表面上的强颜欢笑下是蕴含着怎样
的恐惧与绝望。如果不是小航的话,即便过几天后,我在哪里发生什么事情也不
是不可能的吧。

    「灵灵姐,不要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小航捧着我的脸,轻轻的替我擦
拭着脸上的泪水。他的温柔却让我哭的更加大声,我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发泄掉,
重新做回自己,不管现在的小航是不是真心的想要娶我,我都一定会等他长大以
后嫁给他,即便他以后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我也一定会把他给抢回来。小航抱着
我的头,把我抱在他的怀中,任由泪水打湿他的衣服,明明只是一个小鬼,明明
只是一个小学生,却也已经懂得安慰别人了。

    能够让我哭出来就已经是胜利,老一辈的人至此已经非常欣慰了,但是哭得
太久的话,又的确是令人心烦的一件事情。在老一辈的示意下,母亲和小航的妈
妈还有几个和我非常要好的女性长辈过来安慰了我好一阵,才让我停歇下来。
「灵灵姐,怎么样,妳同意嫁给我吗?」看见我哭停了,虽然还在抽吸着红红的
鼻子,但是小航还是再度说出了自己的告白。

    「你个小家伙,够了啊,可不要欺负我家女儿啊!」父亲又气又笑的走上前
来,想要给小航来上一爆栗,作为一家大公司的老总,他很欣赏小航,也很感谢
他,但是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松口啊,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总得拿出点大老板
的气势来,不然以后怎么面对自己的女婿。可是小航的父亲却也不是吃素的,身
为一个政府单位里的局长,段叔叔也是很有威严的。「怎么了,看我家小航多优
秀,怎么就是欺负小灵灵了。」两个大男人抛弃了各自的妻子,一个蹬着一个,
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感觉,可是那止不住上扯的嘴角却又带着一些喜感。

    就在两个大男人争锋相对的情况下,小航松开了抱着我的手,轻轻的捧着我
的脸,炙热的目光紧盯着我。「答不答应?」「恩……」还带着眼泪和鼻水的我,
在这些天来,第一次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接着,趁大家都没注意的情况下,在大
人们惊讶的目光中,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两位母亲都没有来得及阻止的
时候,小航学着电视上的镜头,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我的嘴。

    「喂!你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你个早熟的小鬼!」反应过来的几个老
爷子和小航的父亲,我的父亲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决定了下
来,我会嫁给段伊航!段伊航将会娶到莫梓灵!

    简单的订婚仪式在三天后举行了,在许多的亲戚们面前,按照西方的仪式,
我和小航相互给对方戴上了订婚的戒指,并在老人们的见证下,进行了誓约的一
吻……

    后来,因为家人经常出差的关系,经过了我和小航的一致申请,小航可以在
段叔叔和夏阿姨不在家的时候到我家来住,反正家里的房子很大,不差他这么一
个住客。不过要住过来也可以,必须得做出约法三章,第一,在小航没有彻底成
长前,最好不要做那种事情。(可是这在小航小学毕业的那天就打破了,而且因
为我去上学后,好几个月才会回来,做一次就是了。直到毕业后,小航升到中学,
也是几个月才有一次。);第二,除了做那种事情外,虽然订婚了,但是许多该
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结果小航搬过来的第一天当晚,就一起洗澡,甚至是
接吻过了。);第三,学业不能落下,如果发现成绩下跌的话,小航就必须自己
回家住。如此三条之后,小航和我还有我的妹妹小依,我们三个人住到了一起…


    「莫梓灵!」随着愤怒的声音,公司的负责销售的小罗总出现在了办公室门
口,挥舞着手中的文件,「妳个笨蛋,是不是想气死我!明明客户的名字是XXX ,
妳却给我打成了XXX ,而且车架号也写错了,明明17位的车架号,妳竟然写出了
18位,妳这是要气死我啊!」办公室里的一阵同僚笑的前仰后合,这样奇葩的事
情也就只有我才会做了,而且还是经常做。

    「……」我无言的接过了小罗总手里的文件,看着上面的客户名字,一团黑
线垂了下来。前言……我在这家汽车销售公司担任办公室文员一职同时也暂时兼
职本公司的内训师,别看我办公的时候经常犯错,但是在内训这个方面,我还是
做的很不错的,毕竟每天上网的时间就摆在那里。而这家汽车销售公司正是父亲
底下的一家,是他和别人一起合伙搞出来的,他是股东之一,公司里的几位领导
也都知道我和这家公司的关系,所以即便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几位领导也只能显得无可奈何,毕竟我上面有人,而且犯得又不是什么大错。

    「还好我每次都会看一遍妳打出来的报告,如果不看的话,就这样拿去给车
管所的那些领导,肯定又会被打出来……」小罗总向我表达着各种不满和愤怒,
但是我知道他已经很克制自己了,如果是别人的话,恐怕不止是说说而已,罚款
什么的绝对马上跟上,但是即便如此,我也逐渐的失去了耐心,虽然自己犯点小
错是不对,但是也不能这样吧,总之不爽!而不爽的结果就是……

    等小罗总说完离开办公室后,我很随意的把文件递给了小英,「帮个忙,帮
我修改下,车架号多打了个4 ,都是在同一个地方,随便删掉哪个都行。」我一
边说一边熟练的拿起了电话。

    「……」看着我的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大家都知道了我现在的心情非常
不爽,而一旦我不爽的话……「你好,这里是办公室莫梓灵,通知销售部所有人
员,下午下班后,加班培训!对,包括领导,缺席者罚款500 元。」别人让我不
爽,我也要让别人不爽!谁刚刚欺负我,我也会报复回去的。

    几分钟后,展厅内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声音,「啊!!!!小罗总你个坑啊!!!!!」
「莫梓灵!!!妳敢不敢不要拉我们下水啊!!!!」……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