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毒剑风流】(第三卷二十章)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89160
精华: 0
发帖: 59477
金幣: 1100248 個
威望: 59371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200 個
在线时间: 17(时)
注册时间: 2018-05-27
楼主  发表于: 2018-05-29

【毒剑风流】(第三卷二十章)

作者:八宝太监
2015年/1月/26日发表于 2048核基地论坛
是否本站首发(是)


  来到小镇,刘婶便带着一众下人去购买年货,而廉驰则带着杨雪和卫秀秀在
镇里闲逛。卫秀秀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平时过年都是衣衫褴褛的在寒风里乞讨,
那摊贩所售的小玩意只能远远艳羡的看上一眼,如今有机会亲手摸上一摸,开心
得小脸通红。

  那小贩在地上铺了块布,许多小玩意摆在上边供人拣选,卫秀秀看来最喜欢
一个陶瓷的不倒翁,蹲在地上用手指推来推去,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好一阵,却终
究舍不得买下来,恋恋不舍的放了回去。

  杨雪见状捡回那不倒翁塞在卫秀秀手里,「喜欢就拿着吧!」卫秀秀连连摆
手道:「不要了,家里已经有一个木头的了!」杨雪笑道:「那不正好买这个回
去凑成一对?」忽然一个老者对廉驰招手叫道:「廉公子,廉公子!」廉驰一看
那老者有几分面熟,略一回想,才记起他乃是神拳门的郭应田,当初神拳门的家
眷被浮萍帮扣押,他们还曾同去万顺山救人。

  郭应田来到廉驰身边,廉驰抱拳笑道:「郭前辈过年好呀,咱们可是好久未
见了!」那小贩一见郭应田连忙点头哈腰,「哎呦,原来是郭大爷,你今天是出
来办年货的吧,你看小的这有什么可心的只管拿去,也算是小的向神拳门的各位
爷表表孝心!」

  郭应田扫了一眼,一指卫秀秀手里的不倒翁道:「这位廉公子是我们神拳门
的大恩人,他的家眷看上了你小子的玩意可算你的福分,便把这个代我送给廉公
子吧!」那小贩连忙赔笑道:「是,是,廉公子看上的东西小的可绝对不敢收钱!」

  卫秀秀听说小贩不会收钱,便立刻开心起来,又挑拣了几样小玩意方才罢手。
那小贩看得肉痛,心中暗骂道:「这臭丫头生得倒是讨人喜爱,下起手来却是这
样黑心,这群天杀的江湖人果然个个都是天生的坏种!」

  神拳门目前所在的羊肚谷据此不远,郭应田今天也是出来采办年货,便和廉
驰一路同行,看来神拳门在这小镇里颇有威势,商贩见了郭应田纷纷巴结,杨雪
和卫秀秀又趁机要了两串免费的糖葫芦吃。

  廉驰和郭应田聊了几句,得知神拳门的门主罗贵仁对于单飞极为看重,现在
已经将门中大小事务尽数托付给单飞打理。

  而廉驰也早看出单飞的能力远胜单天进,便让单天进将飞鱼帮的实权交给单
飞,现在太湖两大帮派都由单飞一人统领,他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太湖之主。

  单飞更是励精图治,将黑云会的总舵牢牢掌握在手中,这几个月又招募了三
个江湖上的闲散高手,神拳门最近也在商讨并入飞鱼帮的事宜,飞鱼帮如今再也
不是当初那小鱼小虾般的末流帮派,而是迅速成长为了江湖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力
量,站在台前的单飞也在江东一带得了个「赛伯符」的美名。

  廉驰对于这大舅哥的才略甚是满意,得知他刚好就在附近的羊肚谷,便赶去
相见,而杨雪和卫秀秀游兴正足,便将两女交给了郭应田照顾,有了这地头蛇随
行,两女今日定能满载而归了。

  到了神拳门,先去见过了门主罗贵仁,拜了个早年便出来找到单飞。单飞甚
是感激廉驰的知遇提拔,心中明白今日风光全是依靠廉驰得来,一见廉驰便将上
个月所得的一瓶西洋葡萄酒拿出来招待他。

  这稀罕物廉驰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觉得那洋酒香气大异中原佳酿,一尝满口
醇香,其中还是一丝甜甜的果汁味道,这异域风味甚是奇妙,廉驰与单飞边喝边
聊,一瓶酒很快就喝了个干净。

  廉驰意犹未尽,「大哥,这酒味道不错,还有没有了?」单飞摆手笑道:
「可再也没了,这一瓶还是我千方百计寻来的,便是老爹都没舍得给他尝一口呢!」
单飞乃是好酒之人,家中母亲管得严,便在神拳门这藏了许多佳酿,虽然没了葡
萄酒,却又搬出几坛难得的陈年老酒给廉驰。

  两人开怀畅饮,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门口一人笑道:「廉公子,你家的
年货已经装了船,就等你回去呢!」廉驰回头一看,原来是郭应田回来了,再看
窗外天色已经微暗,一拍脑袋急忙笑着告辞赶回小镇码头去。

  杨雪和卫秀秀果然在镇上收罗了许多小玩意,见廉驰回来都眉开眼笑的展示
给廉驰看。杨雪拿出一枚半月形的玉佩给廉驰,在廉驰耳边低声道:「我看这玉
佩样子不错,少爷你拿回去送给崔姐姐,她肯定会喜欢。」廉驰抱住杨雪亲了一
口,赞道:「还是雪儿心细,什么事情都帮我考虑得周详了。」

  回到燕归园,廉驰便拿着杨雪替他选的玉佩去找崔月华,心想经过昨晚一番
调教,今天再送她枚玉佩,如此恩威并施的高明手段,不愁收服不了崔月华。

  刚进院子,李海就迎上来道:「少主,少夫人刚刚来了,现在就在崔姑娘房
里。」廉驰微感意外,没想到单燕居然会来见崔月华,却一摆手要李海不要声张,
放轻脚步来到崔月华的房门外,想要听听单燕和崔月华在说些什么。

  只听屋里单燕叹气道:「崔姑娘,不是我不帮你,可是你服下的那毒药确实
是没有办法解去,只有等他明年再配出新的解药才行,即便我现在有解药给了你,
到了明年也是不顶用的。」崔月华闻言叹气道:「那便算了吧,我自己再想想别
的办法。单姐姐,你能不能给我找件合身的男装来,这长裙穿着可别扭死了。」

  廉驰暗暗一笑,崔月华的衣衫昨夜都被他扯烂,今晨离开时候又将她所有的
换洗衣衫尽数偷走,只给她留下了几套艳丽的女装,崔月华若不想光着身子,现
在便只有恢复女儿家的打扮了,这小妞一身男装都已经让人心摇神驰,如今换上
女装,不知又会变成何等诱人模样?

  只听单燕在屋内笑道:「崔姑娘你穿女装挺漂亮的,为什么偏偏要打扮成男
儿模样?」崔月华咬牙切齿道:「我打扮得漂亮做什么,好引得那王八蛋没完没
了的欺负我吗?」单燕叹气道:「崔姑娘,此事全是廉驰的错,你先等一等,我
这就叫人把衣衫给你送来。」

  廉驰知道单燕即将出门,一翻身藏到了屋顶,直到单燕离开院子,廉驰才下
来推开崔月华的房门。屋内一个美人正气鼓鼓的坐在桌边,头挽双鬟身着襦裙,
那明艳动人之态让廉驰微微一愣,又仔细多看了几眼,才确定这俏丽佳人正是那
假小子崔月华。

  崔月华见廉驰进来,心中又恨又怕,「淫贼,你又来做什么?」廉驰故意淫
笑道:「你说淫贼到漂亮小姐的房中是该做些什么呢?」崔月华吓得脸色青白,
深悔自己不该去招惹廉驰,抓起裙摆便向门外跑去。

  廉驰一把抓住崔月华,「小美人,本少爷就和你说着玩,你跑什么呀!」崔
月华挣扎不脱,反被廉驰紧紧抱住了,气恼道:「那你究竟是想做什么?」廉驰
拿出那月牙玉佩来在崔月华眼前一晃,「本少爷是有东西要送给你,怎么样,喜
欢不喜欢?」

  崔玉华不敢再招惹廉驰,而且那玉佩也真的很合意,便一把抓了过来,「好
了,东西我收下了,你快快走吧!」廉驰却不依不饶道:「收了本少爷的东西便
想赶人,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你该要好好感谢我才是!」

  廉驰见崔月华女儿装扮那艳若桃李的娇颜心中甚是喜爱,低头就向她的樱唇
吻去,「就让本少爷亲上一口,算是你这小妞的谢礼吧!」崔月华挣扎道:「这
破东西我不要了,你快放开我……」话未说完,小嘴已经被廉驰封住。

  廉驰伸出舌头在崔月华的檀口中肆意侵扰,让崔月华又羞又急,几乎想要一
口咬掉廉驰那作怪的舌头,却偏偏因昨晚的一番折磨,再也不敢得罪这恶贼,只
得强忍着任他轻薄。廉驰欲火蒸腾,又去掀起崔月华的裙摆想要去抚玩她胯间禁
地,突然门外传来白松的声音:「小驰,你在里边吗?」

  廉驰好事被打扰,心中郁闷,却偏偏不能对师父白松发火,在崔月华的胯间
禁地不甘的捏了一把,这才回头应道:「哦,来了!」放开崔月华,垂头丧气的
走出房间。崔月华一等廉驰离开,立刻将门闩落下,又搬来把椅子抵在门口,虽
知即使这样恐怕也挡不住廉驰,却也不甘心束手任人宰割。

  廉驰听到崔月华在屋内一阵折腾,嗤笑了一声,见白松正等在前边,上前问
道:「师父,找我什么事情?」白松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廉驰,「这是张总管的飞
鸽传书,蜀中出了大事,唐门趁着过年大家没有防备骤然出手,罗斌堂主被唐家
家主唐因舒所杀,而张北晨和青城派掌门郑寿之联手击杀了唐门长老唐宁泉,但
是咱们这边死伤弟子极多,蜀中形势看来不妙。」

  廉驰微微一惊,没想到会突然有此一变。但是回想起来,今年春天蜀中唐门
就有所动作,只是后来魔门与净云斋在蜀中冲突,名门大派多有派人入蜀压制魔
门,唐门才暂忍了称霸之心。现在魔门与名门正派的冲突重点转向了中原江北,
唐门选在此时发难,正是一个十分不错的时机。

  反倒是张北晨与青城派掌门郑寿之的联手让廉驰心中一沉,这两人居然同在
一处,在受到唐门突袭后联手对敌,这份密切的关系廉驰居然事前一无所知,看
来蜀中的一切张北晨都都未禀告自己,他在蜀中究竟在暗中筹划着什么?

  怒狮堂堂主罗斌乃是逍遥山庄资历最老之人,廉驰平素一直对这倚老卖老的
老头并无好感,如今听闻他突然离世,心中却也难免出一丝悲伤。又不禁怀疑,
是否是张北晨收服不了这脾气暴躁的老头,所以就暗中害死了他,而同在蜀中的
翔鹰堂堂主云松道人处事圆滑,一副墙头草的样子,恐怕现在已经是投入了张北
晨麾下。

  廉驰定了定神,展开张北晨的书信一看,心中又再次涌起一股怒气。张北晨
信中只简单说了遇袭之事,然后便说要白松和陆当荣也入蜀前去支援,又要廉驰
不要呆在太湖过年,立刻回去逍遥岛研制今年的逍遥丹解药。

  最后说罗斌被杀,而江烈去年死后飞豹堂堂主之位一直空悬,如今两堂群龙
无首,要廉驰此次回去逍遥岛,顺便任命两堂新任堂主。两堂有了主事之人,便
可带着逍遥岛上的人手来蜀中支援。而岛上最有资格继承两堂堂主之位的,就是
张北晨的堂弟张北洋和儿子张顺天,若是再让这两人跻身高位,那逍遥山庄恐怕
就真要立刻成了张北晨的天下了。

  廉驰和崔月华的好事被人打扰,满肚子邪火又不敢去怪白松,便把满腔怒气
都转到了张北晨头上,见张北晨信中满是颐指气使的口气,又一直对自己隐瞒蜀
中的实情,咬牙一把将张北晨的书信撕得粉碎,「张北晨这老东西真是欺人太甚,
我好好的不在家过年,反跑回去任命他的亲族做堂主,他把我当成了傻子不成?」

  白松道:「小驰你气恼也是无用,如今两堂确实需要有人坐镇,此事倒是推
拒不得。」廉驰哼道:「那我也不能便宜了张北晨那一家,这两堂我都交给师父
你来统领!」

  白松摇头道:「你这可是胡闹了,若是如此,其他堂主必定不服,岂不是立
刻逼得他们去投向张北晨一方?」廉驰皱眉道:「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白松弹了弹折扇,「张北晨的堂弟张北洋是怒狮堂副堂主,继位补缺乃是理
所当然,而张北晨的长子张顺天在江烈一家死后,便负责继续追查飞豹堂其他人
是否和江烈有所牵连,若是任命飞豹堂主,也是非他莫属。」

  廉驰握拳道:「当初张北晨便是在暗中布置自己实力,他算计得可真好呀!」
白松道:「咱们倒也不是无法可想,你可宣布说,飞豹堂在江烈一事上牵扯颇多,
大半子弟都被刑处,而所余之人又无法尽信,所以决定将飞豹堂并入怒狮堂,这
样便只需任命一位新堂主便够了。」

  廉驰略一思索,便觉得白松此策可行,「那我该任命谁做新的堂主?」白松
微笑道:「你回去逍遥岛后,便分别去见张北洋和张顺天,私下暗示他们极有可
能继承新任堂主之位,再看情况公开任命一人,另一人必然暗自恼恨。这微小嫌
隙虽然算不得什么,不过以后若是真与张北晨起了冲突,总算多了一个着手之处。」

  廉驰拍手道:「师父这招可真是不错,定能搅得张北晨后院起火!」白松又
道:「我去到蜀中之后,会在暗中监视张北晨,看他和逍遥岛上的儿子和堂弟是
否有书信暗中来往,若是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来日也可作为处置他的凭证。」

  廉驰觉得白松的对策甚为妥帖,这才安下心来,笑道:「师父你也不必急着
动身,咱们先在燕归园安安心心的过年再说,反正也不差这几日,何必要听张北
晨那老鬼催命!」

  白松摇头道:「你如想要晚些回去逍遥岛也可以,不过也不要拖得太久,我
和陆堂主必须马上赶去蜀中,不然就显得我们与张北晨太过对立,因私愤而耽误
正事,又恐怕会让陆堂主心生不满。」

  廉驰不屑道:「陆当荣若是喜欢赶去,便要他自己先上路好了,师父还是留
在燕归园和我一起过年!」白松摇头笑道:「若是想要相聚,又何必在乎日子时
节,蜀中确实是急需人手,只陆堂主一人赶去也太过不像样子,又会惹起张北晨
疑心。下人已经在收拾我和陆堂主的行装,我来和你说一声,便要立刻动身了!」

  廉驰见白松去意已决,再多做挽留也是无用,只得陪着他去前院,汇合了陆
当荣,一直将两人到码头上。白松当着陆当荣的面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张北晨之事,
只是叮咛廉驰要处事沉稳,不可意气用事。

  廉驰与白松依依惜别,心中涌起一股淡淡的不舍,想到自己过几天也要动身
回去逍遥岛,廉驰也没了心思再去和崔月华厮闹,这宝贵的几日还是多陪陪单燕
要紧,回到燕归园便没有再去找崔月华,而是向后院单燕杨雪所住的翠雪楼行去。

  来到卧室外,听到单燕的声音传出,「你这小丫头疯起来可越来越不像话了,
怎么能陪着他去欺凌崔姑娘,而且还……还亲自动手去行那淫乱之事?」听单燕
的语气满是嗔怪,看来是从崔月华那得知了昨夜的欢爱情形,正在教训杨雪。

  杨雪委屈道:「人家也不是想那样的,都是少爷逼着雪儿去摸崔姐姐的。」
单燕气恼道:「你就是什么事情都要顺着他,便是他为非作歹杀人放火,你肯定
也在边上帮忙扇风添柴!」杨雪嬉笑道:「燕子姐你又编排人家,雪儿以前不也
和你一起陪着少爷在床上玩的吗?再说崔姐姐早就答应要嫁给少爷了,那可是雪
儿亲耳听见的,咱们也不算是为非作歹。」

  廉驰哈哈一笑,推门而入道:「雪儿说得是,那崔小娘早就答应要嫁给本少
爷的,不过她后来又反悔,还烧了我凤阳的一处宅院,这次可不能轻饶了她!」
单燕正背后垫了个蒲团斜倚在床上,见廉驰大言不惭的进来,一脸愠怒的坐了起
来,「你整日欺男霸女的,还用找什么理由!崔姑娘是一时失言被你套住了,那
太原镖局的宫绿蝶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廉驰没想到崔月华把宫绿蝶之事也告诉了单燕,看来这小娘皮还得多调教调
教才能老实下来。单燕见廉驰不说话,「怎么样?这下你没话说了吧?」廉驰讪
笑着坐到床沿上,抱着单燕的肩膀,「燕子,现在逍遥山庄出了些急事,师父他
们刚刚已经赶去蜀中处理,我过几天也要马上动身,咱们别吵这些闲事了好不好?」

  单燕果然收起了怒色,瞪大眼睛问道:「什么事情这样急?你要哪天动身?」
廉驰便将蜀中之事说了,只是记得白松的嘱咐,对于张北晨的怀疑倒是没有对两
女提起。这燕归园里都是逍遥岛上带出来的弟子,难保没有张北晨的耳目夹杂其
中,单燕倒是没什么,不过杨雪向来心里装不住事情,若是被人试探出了口风则
大为不妙,还是一切小心为好。

  廉驰又道:「配解药的事情宜早不宜迟,所以我想过了年初一就马上动身回
逍遥岛去。」单燕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样也好,早些配出解药便早一日安心,
省得日夜提心吊胆的不得安宁。」

  单燕见与廉驰短短重逢几日就又要分离,便不再与他吵闹,只是心平气和的
问道:「那你准备以后把崔姑娘怎么办?」廉驰厚颜笑道:「燕子,我再多娶个
美人给你在房中作伴不好吗?」

  单燕撇嘴,在廉驰肋下扭了一把,「那也得人家心甘情愿才行,像你这样强
取豪夺,早晚要惹出大麻烦来!」廉驰见单燕并未坚决反对,心中大乐起来,虽
然刚刚他好似在说娶崔月华过门之事,不过却是别有所指,得意之下几乎脱口而
出:「雪瑶肯定会心甘情愿的!」

  这一夜廉驰与单燕同床共枕,只是说些日常琐事,絮絮说了半宿,次日起床
已经是日上三竿。出门正见到卫秀秀拿着昨天在小镇里搜刮的小玩意在假山下边
逗悟空玩,不过这小猴子甚是认生,只是高高坐在石头上不肯下来。

  廉驰微微一笑,拿出悟空喜欢的药丸给卫秀秀,「秀秀,把这药丸喂给它吃,
他便听你的话了!」卫秀秀将药丸放在白嫩的手心里,向悟空一伸,悟空抓了抓
脑袋,终于禁不住诱惑跳到了卫秀秀脚下。卫秀秀见悟空果然听话,开心得又跳
又笑,缠着廉驰又要去了许多悟空爱吃的药丸。

  廉驰正教卫秀秀如何驯服悟空,一个护卫来到廉驰身边,低声道:「少主,
又听说有巨鼋内丹的消息了!」廉驰微微一愣,当初巨鼋内丹落入深涧,他本以
为此天地瑰宝就要就此消声灭迹,没想到不过半年就又有了它的消息。

  廉驰对于这自手边丢掉的宝贝甚是挂心,急忙问道:「快说,巨鼋内丹现在
哪里?」那护卫道:「据说是惊鸿山庄的叶大小姐得去了,她打听到巨鼋内丹掉
入了深涧,便在那涧水的下游连续找了三个月,还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真的被
她在一条大鱼的鱼腹中找了那巨鼋内丹!」

  廉驰脑中浮现出叶天香那端丽的容颜,想必这痴情女子如此坚持,一切都是
为了冯天涯之故吧?廉驰微微犹豫了一番,觉得现在的情势实在容不得他再去打
巨鼋内丹的主意,既然叶天香煞费苦心的寻到了巨鼋内丹,便不去与她去争了,
只是不甘心如此便宜了冯天涯那小子,平白无故的让他奇宝佳人兼收并蓄。

  回过头来又和卫秀秀玩了一会,廉驰忽然脑中一闪,想到向千山之前说魔门
另有要事,所以才轻易放过了泰山派,魔门对于巨鼋内丹甚为重视,向千山所说
的要事,该不会就是去惊鸿山庄夺宝吧?

  眼前娇小可爱的卫秀秀,恍惚中渐渐变成了叶轻羽的摸样,那小丫头与廉驰
甚是亲近,想到魔门鸡犬不留的手段,廉驰觉得还是提醒一下惊鸿山庄为好,反
正只是一封飞鸽传书,廉驰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剩下两日廉驰便安心呆在燕归园里过年,每日陪着单燕谈天说地,或是去演
武场看崔月华教杨雪练武,日子倒也过得逍遥快活。而卫秀秀一直是杨雪的跟屁
虫,见杨雪在练武功,便也吵着要学,她正是习武的好年龄,再加上极为刻苦努
力,崔月华所传的一套凌波刀法反倒掌握得比杨雪还快上两分。

  崔月华这两天虽不时与廉驰斗上几句嘴,不过终究是怕了廉驰的手段,加上
廉驰这几个晚上都留在单燕那边,并未再欺辱于她,崔月华便也收起了性子,总
算没再大吵大闹起来。单燕见崔月华与廉驰关系略微缓和,便也安下心来,再也
不因此去数落廉驰。

  到了除夕之夜,杨雪早等不及,天一黑就将爆竹搬到了院子里,带着卫秀秀
玩耍。卫秀秀从前只远远见过富人家的孩子点爆竹玩,如今终于有了机会,兴奋
得小脸通红,却又有点害怕,只是躲在廉驰身后,小手抓住廉驰的衣襟,探出个
小脑袋看杨雪为她点燃爆竹。

  单燕笑盈盈的坐在屋内,守着小火炉看他们几人在院子里玩耍,只有崔月华
脸上略显寂落,往年除夕她都是与姐姐一家欢度,如今却落在了廉驰手里逃脱不
得,也不知现在姐姐吴茹萍是否在为她的失踪焦急。

  到了子时,众人围聚桌边吃年夜饭,护院则在院内燃放烟花,舞狮舞龙助兴,
廉驰喝了几杯酒,便又放浪起来,见席间女子个个秀美绝伦,便挨个抱着去亲,
单燕杨雪早就习以为常,任由他亲了几口。

  单燕又见廉驰不顾崔月华吵闹挣扎硬抱着她轻薄,已经是微微不乐,再见他
居然连年纪稚小的卫秀秀都不放过,立刻气得拿酒杯去丢他。

  廉驰哈哈大笑着躲了出去,跑到院子里接过龙头耍了一阵子,又觉得这烟花
不够尽兴,索性将为正月十五准备的大礼花也一并搬了出来。

  单燕皱眉制止道:「这些都是留在元宵节用的,哪有现在就搬出来用掉的?」
廉驰道:「你家相公过几天就要走了,哪里还等得到元宵节,还是现在放几个先
给我瞧瞧!」单燕闻言微微一叹,便由着廉驰去了。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