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绾君心】(25-27)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89160
精华: 0
发帖: 59477
金幣: 1100248 個
威望: 59371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200 個
在线时间: 17(时)
注册时间: 2018-05-27
楼主  发表于: 2018-05-29

【绾君心】(25-27)


作者:长头发尧尧
2015/1/26发表于:
是否首发:否
字数: 9755               

                       第二十五章 痛处

  「嘟嘟——嘟嘟——」

  陈默从睡梦中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何文柏怀里。他还没有醒,安静地
在床上睡着。阳光从窗帘透进来,照在他宽厚的肩膀。陈默眯着眼看着他毫
无防备的睡姿,心里暖暖的。

  「嘟嘟——嘟嘟——」

  陈默回过神来,意识到是这个声音吵醒了自己,好像是手机。她蹑手蹑脚
地抬起何文柏的手臂,下床四下寻找。

  廖冉?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让她一惊,睡梦中的何文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陈
默回头看了看,踮着脚关上卧室门。

  「喂?」她走到客厅,小声接了电话。

  「陈默?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被放鸽子了呢。」廖冉欢快地说。

  「被放鸽子?」陈默缓慢地重复了一遍,声音有些沙哑。

  「你不是答应我今天吃饭么,结果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廖冉的语气显得
很无奈,「你声音怎么了,刚睡醒?」

  陈默揉了揉头,打了个哈欠,「嗯。」

  「这么悠闲,睡到中午才起啊,那约晚上吧。」

  「中午?」陈默登时清醒了,她看了看太阳,已经升到正空了,「中午了?!」

  「才发现?」廖冉幸灾乐祸地开着玩笑,「本来想中午请你吃的,现在只好
算了,为了补偿我,你请吃晚饭就好了。」

  陈默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上午的课,不免急躁起来,完全没心思再聊下去,「好,
那晚上见。」

  「哎哎,时间地点呢。」廖冉生怕陈默再丢下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而后又
找不到人,急着追问。

  「额,六点,在···在琴房楼下。」陈默随口说。

  廖冉听出陈默的不耐烦,便识趣地没再说什么,道了声再见。

  「和谁打电话呢?」陈默刚放下手机,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她有些惊慌地
回过头。

  何文柏只穿了内裤,睡眼惺忪地走了过来,从背后环住陈默。

  「是···我舍友,她问我怎么没去上课。」陈默马上编出一段话,有些心虚
地低下头。

  「对了,你要上课来着。」何文柏看了看墙上的挂表,有些咬字不清,「睡
过头了。」

  「所以要快点洗漱准备走了。」陈默试图钻出何文柏的怀抱,但他抱得太紧,
自己动了几下没挣脱开。

  「既然已经错过了,就别走了。」何文柏用下巴蹭了蹭陈默的头,懒洋洋地
说着,不肯松手。

  「不行,」陈默弓着背扭来扭去,「不行。」由于昨晚直接昏睡过去的缘故,
陈默下身什么也没穿,只在起床后套上了何文柏的短袖。柔嫩的肌肤在嬉闹中无
意蹭着何文柏的肉棒,使他渐渐有了感觉,不禁把陈默搂得更紧了。

  开始还没察觉到,但马上陈默就感觉到有微烫的东西抵了上来。她登时停下
了所有动作,有些不敢置信地回过头,「你······」话还没说完,何文柏就一
侧身,把她压在旁边的沙发上。陈默的发间还弥留着淡淡的香味,何文柏用力
嗅了嗅,手伸进了她的短袖里。

  「才刚起床······」在过去的十几个小时里已经做了几次,陈默有些乏了,
但又不好直接拒绝,迟疑着按住何文柏向上摸来的手。

  「那又怎样,」何文柏露出泛着邪气的笑容,用舌尖舔了舔下唇,「每时每
刻我都想和你做。」

  陈默脸红到了耳根,垂下了视线,制止的手慢慢地松开了。

  「默默。」何文柏低声唤着她的名字,喘息着压下来。

     ***    ***    ***    ***

  「嘿,想什么呢。」陈默从思绪中晃过神来,看见廖冉时大脑有些混乱,
「果然还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陈默小声嘟囔着,揉了揉太阳穴。

  「嗯?」廖冉微低下身子,看到陈默一脸倦容,调侃道:「你不是睡到中午
么,还没睡够?」

  「我五行缺觉,行了吧。」陈默打了个哈气。本来昨天逛街就很乏了,加上
何文柏三番四次地索要,可把自己折腾得够呛。从他家出来后就直接来赴约,现
在连坐着都觉得累。

  「想吃什么?」

  「你选吧,」陈默无精打采地说,「我请嘛,你吃好就行了。」

  「我可是绅士,怎么能让第一次共餐的女士请呢。」廖冉说着俏皮话,试图
引起陈默的兴趣。

  「算了吧,」陈默撇撇嘴,「让你请不就是给你可乘之机。」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纯洁,只是朋友间的请客嘛。」

  「对,我不纯洁,所以你快去找纯洁的小女生去吧。」

  最后两人选了个环境好些的湘菜馆坐下来,正值饭点,上菜比较慢,两人说
着无关痛痒的玩笑话打发时间。

  正打着趣,陈默忽然发现廖冉的神态有些不对,他本是无意中扫了门口一眼,
但好像看到了什么,连忙转开视线,用手遮掩着脸,尽量背对着入口处。

  「怎么了?」陈默有些疑惑地向门口望过去,是几位看着面熟的教授。

  「别看。」廖冉急急地制止道。

  「哦,」陈默眼睛一转,笑着说,「不会是你念书时的老师吧,怎么,怕被
恩师看到你在泡小学妹?」

  「瞎扯。」那些教授还在门口徘徊,廖冉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心虚地只说了
一句。

  「看着很面熟啊,」陈默抓到了廖冉的把柄,格外的得意,「对了,那边穿
棕色上衣的给我上过公共课,我认得,是工管的老师,真被我猜对了?」

  「他才不是工管的。」廖冉不服气地反驳道。

  「你真的认识他们啊。」陈默的确是随口一说,不过其中有一位真的看着很
眼熟,她又回头看了几眼,「那边戴眼镜的那位我好像真在哪里见到过,是谁来
着?」

  廖冉没有回话,低着头等着那群人走。

  「你再不说我就上去问了?」陈默怎么也想不起来,心急地催促着。

  「对,对,那几位是我恩师,你冰雪聪明一下子就猜对了。」

  廖冉明显在敷衍,陈默不罢休,「喂,你不是说他们不是工管的嘛,哪里来
的恩师?」

  「是···是我上公共课的老师。」

  「公共你个头啊,拿我的话来诓我?」陈默不依不饶地追问。说着说着,她
忽然想起了什么,「是数学系的廖清弘院士吧,对,就是他,还上过电视来着,
我说怎么这么······」陈默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吃惊地住了口,看了眼廖
冉。

  他一副被抓到小辫子的表情。

  「不会是···你爸吧?」

  廖冉还是没有说话。

  陈默又回头看了一眼,说道:「他们走了。」廖冉半信半疑地伸头看了一眼,
的确都走了,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真的是你爸?」陈默有点不敢置信,试探地问道。

  「假的。」廖冉虚惊一场,吁了口气。

  「你都奔三了,见个女孩还怕被你爸瞧见?」

  「你懂什么,你是普通女孩么,你是他学校里的在读生哎。」

  陈默还是觉得廖冉小题大做,不以为然地「哦」了一声,转念一想,又
开了口,「听你这口气,是不曾经被抓到过啊。」

  廖冉没说话,服务员应时地走了过来上菜,他就闷头吃菜去了。

  陈默没什么胃口,就干瞪着他。

  「···你怎么干坐着啊。」廖冉被看得不自在,憋了许久才憋出来一句。

  「你说呢。」陈默冲他笑了笑。

  「你可别冲我笑,看着瘆的慌。」廖冉放下了筷子,也没什么心情吃了,
「这事儿你就别问了,虽然我没个正行,但也有痛处不是。」

  「好啦好啦,是禁区那就不说了。」陈默看惯了嬉皮笑脸的廖冉,他突然这
么正经地说话让自己有些不习惯。想转移话题,可搜肠刮肚了半天也只说出一句。

  「看来我追你的话,除了你男朋友,还要对付我爸啊。」廖冉觉察出陈默的
尴尬,便拿自己开涮解了个围。

  「追什么追,你自己说要做朋友的。」

  「我的意思是从朋友做起。」廖冉转眼间就恢复了抬杠的力气,气氛活泼了
起来。

  陈默原本打算借这顿饭清清楚楚地和廖冉说明白,因为中午那个没有恶意的
谎言总是让自己不安。可是突发的插曲使得现在的气氛不大适合说这种事。

  或许他对我并没有多认真。陈默想着廖冉说的那个「痛处」,微微宽了心。
既然以前有过类似的恋情,而且是以失败甚至于不愿提起的结局而收场,那么他
这次也不大可能会再交一个类似的女友,或许过几天新鲜感淡了,他就会离开了
吧。

             第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

  面对舍友的疑问,陈默越来越轻车熟路了,她简单地说是去朋友那里过的夜。

  高玉涵问了句,「你之前几次都是去那个朋友那儿睡的?」

  「是啊,她是Z大的,离市区近,有时候找她玩到太晚就直接蹭床睡觉了。」
陈默确实在Z 大有个同学,就把她借过来作掩护。

  高玉涵看了看她,没再说什么。

  由于临近考试,陈默全身心扑在了复习上。除了有时会去见一见何文柏,恨
不得让自己住在图书馆。

  画室的课程也结束了,小黑问要不要下学期继续来上课。陈默想了想,还是
拒绝了。

  虽然考前的准备阶段暗天黑地,但终究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这学期一共有九
门课,前八门的考试日程安排得很紧凑,当倒数第二门考试结束后,张可如释重
负地瘫在宿舍,「终于看见革命的曙光了。」

  「还有一门呢,战友同志。」高玉涵甩了甩手,说道:「高中的时候每次考
完文综,我都觉得手要废掉了,一百多分钟几乎不停地写字。现在啊,每一门考
试都和文综一个重量级,估计大学四年下来就成十级伤残了。」

  「那你毕业的时候还能比我们多拿一个证呢。」陈默笑着说。

  「同住一屋檐,现在才发现你这么狠心。」高玉涵叫着,和陈默闹成一团。

  「我说,要不我们明天出去聚餐啊?」张可从桌子上爬起来,「反正最后一
门还有几天才考。」

  「好啊,我一考完就回家了,还担心没时间和你们吃' 最后的晚餐' 呢。」
陈默举双手赞同。

  「和你一起吃那就是鸿门宴了。」高玉涵搂着陈默的脖子,嘻嘻哈哈地笑着。

  「那就让孙宇来给你当樊哙啊。」

  「讨厌。」高玉涵松了陈默,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嘴。宿舍的三人看着她小女
人般的反应,笑成了一团。

     ***    ***    ***    ***

  翌日,大家兴致高涨地去吃烤肉自助餐。

  「我吃不动了。」陈默是第一个放下餐具的,肚子已经饱得连嗝都打不出来
了。

  「才这么些就吃不动了?好歹也要吃回本啊。」张可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你帮我们把本吃回来吧。」高玉涵也「缴械投降」了。

  「还有我的,我们宿舍全靠你了。」郑敏文笑着附和道。

  陈默没有加入调侃大军,起身去卫生间。排队的人不少,她出来后洗了下手,
就急匆匆地向外走。

  「陈默?」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她有些诧异地回过头。

  是一副面孔很久没有出现在视野中的面孔,陈默微怔了一下,「······花儿?」

  「我已经不在画室工作了,还是叫我的名字吧,王莉心。」

  陈默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和朋友来吃饭?」

  「是啊。」她简短地回了一句,却丝毫没有要告别的意思。

  陈默觉得有些尴尬,指了指餐厅,说道:「我还有朋友在里面,那我先走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多聊一会儿啊。」王莉心眯眼笑着,那表情让陈默不大
舒服,但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得停住步子。

  「你现在还去画室么?」

  「我的课程结束了,上周开始就没再去了。」

  「结束了?哦,也是,有何老师单独给你授课,画室也没必要再去了。」王
莉心的语调夸张地转着弯。

  「······你什么意思。」陈默未料到谈话会转向这个方向,不快地蹙起眉头。

  「没什么意思,祝贺你找到幸福归宿而已。」王莉心上前走了一步,贴近她
的耳朵,「那晚在KTV ,你们玩得开心么?」

  陈默耳根一热,马上推开了靠过来的身体,不堪回首的记忆被掀出了一角。

  「别这个表情,你放心,我没和别人讲过。」王莉心的语气中透出一丝戏谑。

  陈默阴沉着脸,转身就走,可再次被拉住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她忍无
可忍,语调微微提高。

  「我只是想帮你。」

  王莉心说出的话让陈默冷笑了一声,「帮我?」

  「我承认,我是讨厌你,可谁能不讨厌抢走自己男友的人呢?」王莉心的语
气稍微正常了一些,「那晚没有帮你,事后我也很后悔。刚开始我只是想给你个
教训,以为那样的话你就不会再出现在他身边,以为他会就此收心。」她顿了顿,
接着说道:「其实,我挺后悔自己当时装作没看到而走开,我也是女人,我知道
强暴对于女人来说······」

  「好了,别说了。」陈默感觉愈合了的伤口再次隐隐作痛,打断道:「你的
道歉我接受,没其他事的话······」

  「我这次真的是想帮你。」王莉心直视着陈默,心急地插着话:「何文柏不
是什么好东西,你怎么就看不出呢。」

  陈默对她前后差异略大的态度有些质疑,「你不是讨厌我么,为什么又想帮我。」

  「我说想赎罪你信么?」王莉心从包里掏出一包烟。

  「不信。」陈默看了看她,冷冷地说:「这里禁烟的。」

  「哦,对,对。」王莉心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把烟又放了回去,「说赎罪好
像把我说得太高尚了,但我真的不是出于前任的怨恨才和你讲这些的。」她的语
气平缓了下来,似乎真的是在认真地讲事情,「你是不是觉得他看上去就是一个
完美男友?脾气好,体贴,还是个富二代······」

  「富二代?」陈默看得出何文柏手头宽裕,但不知道他达到了那种地步。

  「你不知道?他爸是X 集团最大的股东,不然单靠开画室他能活得这么阔绰?」
王莉心见陈默当真一无所知,有些吃惊,「你们不是交往一段时间了么,你连这
都不知道?那你都知道他些什么。」

  陈默心底一沉。自己对何文柏了解多少?的确仔细想来,他的家庭,他的朋友,
他的工作,几乎都只知道一个模糊的概念。印在自己认知里的何文柏,仅是一个直
观平面,看起来完整,却甚是单薄。

  「看来他向你隐瞒了不少。」王莉心看出陈默眼中的落寞,淡淡地说:「我
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明明总是黏在一起,但有时却觉得他很陌生。
分手后才明白,原来他只会对你展现出他想让你看到的一面,那就是完美男友的
假象。交往的时候完全被他骗得团团转,被踢开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么可笑,这
就是当局者迷吧。」

  「他没有告诉我一些事情,并不等于他在骗我,」虽然陈默被说得乱了心思,
但仍旧不相信,「你说的那些都只是你被甩后的臆想罢了。」

  陈默的执拗让王莉心「呵呵」笑了几下,「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选你了,这
么可爱又好骗的小女生,谁不想去咬上几口?不过,你以为他现在选择你是代表
他喜欢你么?」

  「够了。」陈默心烦意乱地喝住她,完全没有再待下去的心情了。

  「等新鲜感一过,你说不定比我当初还狼狈。」

  陈默未等她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定是在故意气我。陈默感觉眼前有些恍惚,心口像顶着石块一般,她反复
地告诉自己。王莉心一定是出于前任的嫉妒才那么说的,一定是这样的。

              第二十七章 裂痕

  尽管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王莉心的话,但那一字一句却像钉子一样深深地扎
入陈默的思绪,即便回到了寝室也无法平静下来。

  「怎么了?」高玉涵见陈默心不在焉的,凑上前问了一句,「考前复习竟然
会溜神,不像你的作风啊。」

  「没什么。」陈默勉强地笑了笑。

  「已经坐不住了?在遐想放假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陈默有气无力地说道,她转头看了看,发现宿舍只有
自己和高玉涵两人,有些诧异,「张可和敏文呢?」

  「吃夜宵去了,她们走之前还问过我们要不要一起去。」高玉涵吃惊地看着
陈默,「你怎么连这都不记得了?」

  「啊?哦。」陈默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头,没再说什么。

  「你是不是有心事啊。」高玉涵看出了些许端倪,开了口。

  「···没事,没事。」陈默顿了一秒,连忙说道。她不知道该如何对高玉
涵说出种种事由,现在的她也没有心思组织语言。

  可高玉涵迟疑了一下,还想再说什么。这时,陈默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出去接个电话。」陈默很感谢电话适时地解围,冲高玉涵笑了笑,溜似
的离开了宿舍。

  她在走廊里吁了口气,看了眼手机屏幕。

  花儿?

  她打电话来做什么。陈默皱起眉头,手机不肯放弃地震动着,犹豫许久,还
是接了。

  「陈默,我们打个赌啊。」

  王莉心的话让陈默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你白天那么相信何文柏,敢不敢就此跟我打个赌?」

  「你什么意思。」

  「你只需要现在给他去个电话,说明晚想约他吃顿饭。过会儿我会再打
过去约他,看他最后会不会像你想的那样专一。」王莉心无视陈默的不快,
自顾自地说着。

  「无聊。」陈默冷冷地扔下一句,「我没兴趣。」

  「别这么早下定论嘛,其实,我前些天无意中知道了一些事情,是对你俩关
系有重要影响的事情,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什么事情?」陈默一听,问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怎么能提前透漏秘密呢。」王莉心在电话里刺耳地笑着,「放心,我不
会骗你,真的是你急需知道但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事情。」

  「故弄玄虚,我才不会相信一个前任的话。」虽然陈默对王莉心所说的事有
些挂怀,但理智提醒着自己。

  「算了,」王莉心见陈默依旧不肯相信自己,松了口,「先告诉你也无妨,
给你发张照片,你可要看清楚。如果你信了就按我说的做,然后给我回个信。」

  挂掉电话没多久,陈默就收到了王莉心的彩信。我应该看么?她的内心暗自
斗争着,王莉心的不怀好意很明显,但还是没办法压抑住好奇,更何况这是与何
文柏相关的。

  那······就看一下。她把手指从锁屏键移开,暗暗想着。一张照片而已,看
了又会怎样,说不定只是王莉心的烟雾弹而已,这样也好让她死心,别再缠着自
己。陈默脑海里的声音反复回荡着,她深吸了一口气,点开了。

  画面上,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拿着西装在何文柏身上比量,何文柏温柔地笑
着,两人看上去很亲密。

  脑袋登时像炸开了一样,陈默整个人愣了几秒钟,大脑一片空白。她颤抖着
把图片放大,不敢置信地又看了好几遍,的确是何文柏。

  这是怎么回事?他真的一直在骗我?王莉心说的都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各种声音充斥在耳边,陈默不知所措地看着联系人中何文柏的名字,屏幕发
出的光刺痛了双眼。她把视线移向别处,手抖得厉害。

  「喂?默默?」电话里突然传来了声音,陈默一惊,发现自己竟不小心将电
话拨了出去。

  「默默?默默?」熟悉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陈默神情恍惚地
把手机贴近耳边。

  「嗯。」

  「怎么了?一直不说话?」何文柏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刚刚信号不好。」陈默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住自己的语气。

  「这样啊,」他的声音温柔得一如往常,「你不常在这个时间点打过来,我
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陈默静静地听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现在亲口质问他,可是他会不会像王莉心
说的那样再次编出一个谎言来骗过自己。

  「默默,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么?」何文柏见陈默一直不说话,再次开口问
道。

  「我想问你······」陈默靠在墙上,眼神没有焦点,她咽了下口水,顿了一
会儿,「你明晚有空和我吃顿饭么。」

     ***    ***    ***    ***

  翌日晚上,陈默按约来到画室。

  一切果真如王莉心所说,那晚何文柏又打电话讲朋友有急事,无法赴约。
「我会让你看清何文柏究竟是什么人。」王莉心如是回复。

  不知她从哪里拿到了画室的钥匙,陈默到时王莉心已经坐在里面了,得意地
坐在灯下,笑眯眯地望着陈默,「我就说我不会骗你的嘛。」

  陈默不愿去看她幸灾乐祸的脸色,目光瞥向别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已经准备好了观众席。」王莉心推开教务室的门,「我会和他到对面画室
里谈,你藏在这门后视线刚刚好。」

  陈默走进教务室后过了许久,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文柏。」王莉心亲昵地叫着。

  「你怎么拿到画室钥匙的。」真的是何文柏的声音,陈默浑身一颤,有种绝
望的感觉。

  「我当然是有我的办法。」

  「呵呵,是啊,我忘了,你可是未达目的不罢休的王莉心。」两人的谈话声
越来越近,陈默躲在门后,从缝隙里向外看去。

  「你昨晚在电话里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已经进到画室了,何文柏背
对着陈默,看不到表情。

  「我想你了嘛。」王莉心勾住何文柏的脖子,一脸娇笑。

  「想我?」何文柏推开贴上来的她,「分手半年了,你现在说想我?」

  「不是半年,是五个月零十一天。」王莉心牵起何文柏的手,放在自己胸上,
「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里,想不想重温旧梦啊。」她的声音甜腻得可以挤出蜜来,
脚勾住何文柏的腿,上下磨蹭着。

  陈默看得不禁攥紧了手。

  「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何文柏缓缓地把王莉心放倒在桌子上,她笑
得娇艳无比,向陈默瞥了一眼,「你这么贱。」王莉心娇艳的表情顿时定格,不
敢置信地瞪着何文柏。

  「你觉得咬过的东西,我还会回头吃么。」何文柏嘲讽的笑声听起来很陌生,
他仿佛在看一件脏东西,不屑地眯起了眼睛,「枉费你长了张这么好看的脸,原
来就是个荡妇。」

  「何文柏你······」

  「别说没用的,」何文柏打断了王莉心的话,「我来是让你把昨晚的话说清
楚,什么叫你手上有我的把柄。」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王莉心略有些狼狈地从桌子上起身,轻笑了一声,
「那句话怎么讲来着,哦,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何文柏的语气听上去还算平静。

  「周日我去了趟S 百货,看见你了。」王莉心胸有成竹地盯着何文柏,「和
你一起看西装的是谁?」

  「嗯?」何文柏有些疑惑。

  陈默听王莉心讲着,一下子想起来了。那天是孙宇请寝室吃饭,后来逛商场
的时候撞见了刚出差回来的何文柏,那的确是在西装区附近,他当时解释说是陪
朋友买西装。

  「就是她啊。」王莉心掏出手机在何文柏面前晃了晃,「别跟我说是普通朋
友,普通朋友会这么亲密地看西装?」

  「······哈哈哈。」何文柏看了一眼,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王莉心摸不透他的心思,有些没底。

  「我还以为你发现什么了,原来就是这个。」何文柏不屑一顾地转过身,陈
默连忙躲进黑暗中,「我还有事,要玩你自己玩吧。」

  「喂,你······你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何文柏停住脚步,似乎就站在教务室门口,「你是谁啊,凭
什么跟你解释。」

  「那你不怕我告诉陈默?」

  何文柏顿了一下,「你说什么。」

  「你以为你和陈默的事没人知道么?」王莉心的语气又重新得意起来,「那
晚在KTV 你们做了什么我都知道,我本来以为你和我分手是因为那晚的罪恶感,
分开冷静几天就好了,谁知道你们俩竟然勾搭在一起了。呵呵,那个陈默也真是
不知廉耻,都被强暴了还······」

  「你给我闭嘴。」何文柏厉声打断了王莉心。

  「哟,心疼她啊,」王莉心捏腔拿调地说,「你说,我把这些照片给她看,
会怎么样?」

  「你威胁我?」

  「我只是好奇,你和那女的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难道和我交往的时候也是
脚踩两只船?」

  「你好奇关我什么事。」何文柏再次恢复了平静,「几张照片而已,说明得
了什么?告诉陈默?她会信你?」

  「做你女朋友可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一半的心用来爱你,另一半的心得用来
提防你,你以为陈默就不是这样?」

  「她是什么样我比你更了解。」

  「你对她这么有自信?」王莉心戏谑地说,陈默有种不祥的预感,「恐怕她
对你很没自信啊。」

  「无聊。」何文柏丢下一句,迈出了一步。

  突然,陈默面前的门被推开了,王莉心狠狠地把她从黑暗中拽了出来,「哟,
这是谁啊。」

  何文柏不耐烦地回过头,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愣在原
地。

  「反应不过来?我给你捋一捋思路。」王莉心扯着陈默上前走了几步,陈默
挣扎着甩开了她的手,「你那么相信的默默早就怀疑你了,前几天就找到我,给
我发了那些照片,让我来试探你······」

  「不是的!」陈默震惊于她的说辞,急忙打断,「你胡说。」

  「不是什么,难道是我绑架你来这里的?」王莉心反驳回去,冷笑着看向陈
默。

  陈默百口莫辩,她瞪着王莉心,眼眶红了起来。

  「何文柏,对她你还说什么了解信任,你······」

  「滚。」何文柏喝住了王莉心。

  王莉心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何文柏,「你让我······」

  「我让你滚。」他提高了语调,表情阴沉得恐怖。

  「哼,今晚就当看了场免费的好戏。」王莉心挺不下去了,酸溜溜地逞着一
时嘴快,扭头便走。空荡荡的画室只剩下两个默不作声的人。

  「你怀疑我?」何文柏尽力平缓着语气,低声地开了口。

  「不是的,都是因为···因为那照片······」陈默欲言又止。

  「我们只是朋友,英国读书时认识的,阿权你见过,是她男友。」何文柏看
向陈默,她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哦,看来我说的太简单了,没有说服力是不是。」何文柏自嘲地笑了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默连忙开口,颤抖的声音听起来很没有底气,她有
些怯懦地抓住何文柏的衣角,「我相······」
 
  「那我再说得详细些。」何文柏一把反抓过她的手,很大力地捏住,「那天
阿权有事,我刚好在机场附近就替他接机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吃的饭,一起看的
西装,只是那些照片上只照出我们两个而已,怎样,用不用我一个一个打电话让
他们向你核实,还是让他们现在就来到你面前给你证明!」

  陈默从没见过何文柏这么生气,逼得她都不敢喘气,手腕被捏得生疼,却一
点也不敢挣扎,「你不要这样,是我不好,我不该···我只是担心······」

  「担心?」何文柏直视着陈默,激动的气息渐渐淡去,手上的力道不知不觉
地松了,眼里不敢置信地闪过一丝失落,「你担心?」

  「我···我只是怕···只是······」陈默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眼里的泪水止
不住地溢出来,她仰着脸看着何文柏,甚至希望他可以像以前一样轻轻笑一下,
然后把自己抱在怀里。

  可是他面无表情。

  「既然你怕,那就不要再见了。」

【未完待续】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